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清明的纠结(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创意美文

一个名叫“月牙泉”的网友写文悼念自己的母亲。她写道:妈妈病重在床上……我抱紧她,轻轻拍拍她的背,说:“妈,不害怕,不害怕,一会就好,一会就好……”妈妈去了,送葬的路上,我一直轻轻地拍着棺木,嘴里一直在说“妈,不害怕,不害怕,一会就好,一会就好……”乡间的小路坑洼不平,我生怕妈不舒服,把哪儿碰着了。我恨不得把她紧紧抱着,别让她被吵了,被摇了,我想让送葬车尽量稳稳缓缓前行。

写的人流泪,读的人心酸。我留言:丧母之痛,我也有过。至今,不敢回想,却总在梦中哭醒……只说,这世上,那个最爱你的人走了。

清明将至,每年此时,多少人泪如寒雨,心似纸灰啊!

人间多少思念,纠结于此。

今年清明我将回河南,那里安葬着我的岳父,二十七年了,今年回去给他老人家立碑。

我的岳父,一个瘦矮的老人,他生在河南,死在陕西,苦了一生。他新婚的当夜跑了,家里穷,他父母给他找了个富户人家的女子,那女子是个哑子。当然,有着几亩薄地陪嫁的好处,可,他不喜欢。从此,他失踪了。他逃婚的路上被抓了壮丁。他穿了一身黄皮,在黄河边上打过日本人,也打过八路军。内战了,他被裹挟到西安修机场,他是伙夫,趁一个外出买菜的机会,他溜了,当了逃兵,躲在道北西窑洞一个河南老乡家里。后来,解放了,他拉架子车,在火车站拉货。五三年七月的一个清晨的一个十字路口,路灯下,他捡拾了一个女婴,那女婴出生才十三天……那女婴,后来,成了我的妻子。岳父一天天地老了,每每周六的晚上总守候在街口,翘望着我们小两口回家的身影,锅里热着他的女儿爱吃的饭菜。他在区里的一个运输队职工灶做厨子。他喝酒,每晚下班在巷口的小店里打上二两,站着喝,然后回家,佝偻的身影拉长在深巷的路灯下……

记得,我结婚那天,他喝醉了。我看到他背过身抹泪。

一九八四年,他得了肺癌。那是春节刚过,他咳,顿着咳,我们都以为是感冒,那年他刚退休,那年,我妻子三十一岁。就这样,他走了。临终前,他喘着气说:“回家……”我知道,他要回的那个家在黄河边上,潼关以东河之南。是夜,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用一辆三轮汽车装上棺椁,装上花圈,棺头上放了一只白色的大公鸡,叫“引路鸡”。我和妻就窝在棺侧抱着他的遗照陪着他老人家,那天的风很大夜很冷,我们裹着棉被……车,一路向东疾驰,待到鸡叫,我们的车过了潼关。中午过的郑州,下午到了尉氏,他的家乡。那里有他的已亡的妻。那天,我便把岳父和那个守望着他的哑吧女人合葬在了一起,匆匆的祭奠,并没有立碑。

岳父他是个好人,一个总对人笑眯眯的好人,一个老实人,从不抱怨什么的老实人。一个一辈子没有结过婚的男人。她把我的妻子拉扯大,他走路弓着腰。现在,无论谁提起他都会对我妻说:“你爸真好。”他的高炉烧饼打得真好,我们常说:“再也吃不上了。”这就是我心里全部的他,就这么简单。一个草根人生,却赢得了这一纸笔墨。逝者逝已,生者缅怀。是啊,想起来也是,他们曾活着,不在于活时的卑微,而在于他曾对于我们这些仍活着的人有恩。二十七年了,给他老人家立碑这事总是我和妻心里的一个纠结,我们也正在老去。今年,有一个机缘……

机缘是,河南的那头,有着另一个孩子心里的纠结,因他死亡了三十多年的父亲——我妻的堂哥。他的儿子要在清明这天重新安葬他,叫我们回去。

堂哥,矿工,在广东死于一次矿难,葬在了那里。他留下一个孩子,在河南尉氏的家乡,也就是我妻的侄子,是个遗腹子。一个寡妇拉扯着一个孩子……我没有见过妻的堂哥,我二十七年前回河南安葬岳父的时候,堂哥已经过世多年了,他们家日子很苦,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四壁透风……如今,孩子长大了成家了,日子富裕了,一院楼房也盖起来了,孩子要了一个心愿,要去广东带回从没有见过面的父亲的遗骨,安葬在家乡。那个煤矿企业早已不在了,他的父亲却孤独地躺在那里,广东梅州石正镇上丰村。三十多年过去了,只有他的母亲依稀记得丈夫的墓在哪里。

“姑,你不知道,每年清明看着别人家上坟,我只能在十字路口给俺爸烧些纸钱……你不知道我心里多难过……俺妈眼见着老了,现在家里条件也好了,我想……”他和母亲便去了,去了广东。昨天,他的电话来了,兴奋地说:“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墓碑还在。”前天,他还在沮丧,他来电话:“姑,俺妈一下车就懵了,转了一天。没影……这咋办啊?姑。”

“那……那就……随地祭奠一下,回来吧……”电话这头,我的妻说。

他们很失望,准备返回,却没有赶上晚班的车……我们也遗憾,为我的堂哥和我的侄子。当晚,他们便在一个客家人的家里借宿,别人问起,他们对一个客家老人提起了这事,那个老人还记得六矿的那次矿难……第二天,老人带他娘俩去了,一坡荒草中望到了他父亲的墓碑……

冥冥之中,一个灵魂,期盼妻儿,寻找着根,落叶归根,不再孤魂野鬼游离飘荡。

清明那天,在河南,在黄河边一个古老的村子,那里是一片广阔的沙土地,生长着白杨,一个孩子将重新安葬他的父亲,而我和妻,要给我的岳父立碑。那边,碑文早都刻好了:先考陈君治富大人之墓……

清明,唢呐声声,回荡在中原的大地上。一代又一代人哦。

2011.03.23

武汉癫痫治疗的专科医院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好治疗癫痫最好办法郑州市有看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