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四上南京姑姑家(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美文

妈妈告诉我一个好消息,老家人杜叔叔来宁波办事,准备带我去上海玩玩,去南京看姑姑,然后去老家徐州。这是一个高中毕业生一个18岁姑娘可以去看看外面世界的好机会。我心里乐开了花,高兴极了。

1977年春末,我思绪万千地踏上旅途,去了令人向往的城市,南京。一路上我就想着这个从未谋面的姑姑会是什么样呢?

爸爸只说,姑姑他的堂妹。

杜叔叔带着我找到三牌楼姑姑家。姑姑1.60米个子,体态匀称,圆圆的脸型,有一双机灵的大眼睛,能说会道。我们第一次相见,姑姑对我格外热情。

第二天晨起,我非常高兴的在姑姑和姑丈的陪同下,逛南京城。首先,我们来到南京长江大桥,大桥中间还有公交汽车停靠站,气派、壮观啊!南京大桥还载入了《吉恩斯记录》史册。我们漫步走到桥头堡,看江水滔滔,听火车隆隆。姑姑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讲述起了她自己的恋爱史,我当时觉得十分好奇。

姑姑的老家原来在徐州的一个乡村,她只身一人来到南京打工,和姑丈是一个厂子里的。姑丈出身于资产阶级家庭,上过大学,现在是位工程师,憨厚沉着,满腹经纶。他俩相爱了,爱的水深火热,姑丈不怕家里的反对,选择了爱情,选择了贫困和姑姑在一起。他们星期天小夫妻俩在街弄摆起了算命测字摊,在艰苦的条件下打拼,组建自己的家庭。

婚后几十年,姑丈都没有和父母来往。一个外来妹竟有如此的魅力,得到姑丈的欢心,除了他们那种忠贞不渝的感情,或许更多的是姑姑自己的努力,总之这样一段感情让人刮目相看。爱情的力量是如此的伟大,也是令人感动。

在南京期间,我还到过许多著名景点中山陵、雨花台、玄武湖、总统府、明孝陵、莫愁湖等地。

南京的马路特别宽畅,两边的行道树茂密,遮阴度好,无论是春夏秋冬,给人感觉是环境整洁,宁静优雅,心情舒畅。

南京古城历史悠久,还有姑姑的好客。1983年初,我和未来的老公,又重新踏上这块熟悉的土地。这次去姑姑家和前一次完全不同啦,姑姑召集家乡兄弟姐妹来南京做起了板鸭生意,自己进货、自己配制、自己销售一派繁忙景象,生意如日中天。姑姑她们根本没有功夫照顾我俩,反正南京我熟悉带着男友到处逛。

记忆犹新是追赶长江轮船的一幕。在南京玩了一星期我们要返回上海去置办嫁妆,在姑姑的爸爸陪同下,由于路阻差点迟到。下了公交车还有五分钟时间,马上朝着码头跑去,男友前面,我在中间,老人家在后面。当长江轮快要离开甲板时,男友一个箭步跃雀登上轮船,我赶忙从姑爷手里夺过行李紧跟而上,还没来得及说声再见船已经起锚,上气不接下气,淌了一身汗。我站在船头内心十分愧疚,70多岁的老人手提行李,为了赶时间和我们一起奔跑。船渐渐远去,视线渐渐模糊,老人还在那不愿离去,不肯放下手臂。突然,内心很失落,来年是否能再见到爷爷,两行眼泪止不住淌下来,融入长江就像江水无情拍打船体,激起浪花,缓缓离去。没过几年,老人家就此撒手,离开人间,仅此一面。

1996年夏天我生病在家,闲着无聊想去老家走走散散心,路过南京我肯定要下车去姑姑家的哦。对于我突然的来访,姑姑即惊讶,又高兴,问长问段,问寒问暖。

姑姑家的生活条件比过去好多了,板鸭店出租给人,兄弟姐妹另立门户去经营板鸭生意。姑姑拿好吃、好喝的款待我。还带我去南京菜市场挑好吃的买,当然我恭敬不如从命喽。在姑姑的手里没多少功夫,一桌丰盛的菜肴上了桌:清炖甲鱼、山药小排、盐水板鸭、空心白菜,脆皮萝卜等等。姑姑的儿子、女儿一家也来了,姑丈取出自己泡制的药酒,一大家子边吃,边聊啊,个个笑容满面。

住了一星期我又要离开去老家。姑姑是买玉镯、买衣服,搞得我是盛情难却,半夜里还要送我上火车,不知是怎的,姑姑不停地咳嗽,好像一种不祥的预兆笼罩心头。

最后一次上姑姑家是2002年6月里。妈妈对我说:“你去长江三峡方便的话,去南京看看姑姑,她身体不好。”我们从安徽芜湖码头的长江下游一直漂游到长江三峡上游的重庆,一部分游客返回,一部分去南京继续旅游。我有任务在身,在老陈的陪同下前往南京。这次重上南京已经没有往日的雅兴,心里一直惦记着姑姑希望早点见面。

那天,乌云密布,狂风四起,绿叶在空中飘落,然后,躺在水汪汪的马路上再也无法起舞。我们打的到了姑姑家,开门的是姑丈,我直接走入里屋只见姑姑躺在床上一脸憔悴,伸出苍白无力的手,我扶起虚弱的姑姑靠在床背上,她不停的咳嗽连说话的空隙都没有。桌上的药瓶全是关于肺CA之类的药物。

我明白了姑姑得了不治之症,错过手术期,才62岁啊!再也不能给人算命,给人出售板鸭,不能陪我上街,再也不能烧饭、做菜给我吃了。一条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癌细胞慢慢吞嚼,我所能做的只是拉着姑姑的手不愿松开,然后,把脸上的头发撩开,吻别亲爱的姑姑……。

躺在宾馆里,辗转难眠,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一片片杜鹃的花瓣被雨水打落、打落,夭折在这无情的风雨中。我静静地想,在我的生命旅程里,有过多少位关心过我的好朋友啊,数不清、数也数不清。单说老陈陪我到南京看望病重的姑姑,陪上了多少眼泪。

结束长江三峡之旅没过几个月,姑姑被招去另一个世界,剩下孤苦伶仃的姑丈永远抹不去对亲人的思念。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老病死苦,生离死别苦,生不能相见,死不能复生。

可恶的癌细胞人类的敌人,剥夺了多岁年轻的生命,使多少家庭遭受痛苦。每当看见雾霾,看见下水道,踩在脚下的土地,一座座大山的搬迁,一幢幢高楼的崛起……

你可知道,地球资源在减少,大自然在受到破坏,人类生存在威胁,每天都能听到癌症病人在不断增加。

银川哪个癫痫病医院好癫痫病怎么治疗最好西安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