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卷起煎饼想起娘(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高考作文

远离乡村蜗居都市多年,看尽了天下的美景,尝尽了天下的美食。生活在鲁南苏北的小城,主食丰富多彩,既有南方人爱吃的米,也有北方人喜欢的馍。这些年来,我唯一不能改变的饮食习惯就是吃煎饼了,而这小小的煎饼,常常会让我想起故乡,想起去世多年的娘亲……

我的故乡在苏北的一个小乡村,流淌不息的古运河从我的家乡串流而过,故乡就紧紧依偎在母亲河畔,正因为有这千年古运河之水的浇灌,故乡才有“鱼米之乡”的美称。甜美的运河水浇灌出来的五谷杂粮,是做煎饼最好的原料,而纯正的故乡石磨煎饼,是喂养我长大的主要食品。

那会还没有包产到户,由于是吃大锅饭,每年家里面能分到的粮食微乎其微。记得生产队分粮食的时候,我用自己制作的小推车就能推回家来,可想而知,能分到多少粮食了。

由于那时父亲在煤矿上班,全靠大姐和二姐挣工分,家里没有主要劳动力,工分自然少了,分得的粮食也就更少了,好在母亲不仅有一双勤劳的双手,还有聪明的智慧,才能让一家人吃上饱饭,不至于让肚子饿了。

不管是满天星月还是漆黑寒冷的夜晚,母亲便早早地准备好抓钩子和粪箕子,叫上大姐二姐去运河东边的李圩子挖地瓜根。李圩子都是山地,而山地常常种地瓜,农户收完地瓜后地里面会留下不少的地瓜根,这在那个年代可是个宝贝。母亲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总是带着姐姐起早贪黑地去挖,挖来的地瓜根用水洗净后,用刀切得很细,然后配上用父亲微薄的工资买来的一点粮食,一家老小齐上阵,围着大石磨开始推起来了。

那会的庄户人家,石磨、铁锅、鏊子是必备的“三件宝”。买一盘石磨,那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好在我家的石磨是我在枣庄的表舅送来的。几百斤重的石磨,从枣庄到我们家有一百多里的路程,表舅就用一个独轮车推着,可以想象到途中的那种艰辛。这样的大石磨要至少3个人才能推得动,母亲和大姐、二姐,一圈圈地反复推着,把地瓜根和其它杂粮磨成了糊子,剩下的就是烙煎饼了。把糊子放到家里的大鏊子上,下面烧上火,鏊子热了,母亲娴熟地用勺子舀起糊子,然后用坯子在鏊子上快速旋转着,不一会儿,一张香喷喷、酥脆可口的煎饼就做好了。

就这样七拼八凑,加上父亲还有工资接济,我们一家人的基本生活是没问题的,然而有的家庭就悲惨多了。我家隔壁的黄大奶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5个孩子都很能吃,没吃了,就出去乞讨来维持生活。有时候遇到雨天就不能出去乞讨了,孩子们饿得在家里直哭。这时候,母亲总是用我家的大斗装上满满的一斗地瓜干送过去,这样就能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在那个年代尽管食物如此紧缺,母亲总是忘不了吃不上饭的邻居们,这家送一点,哪家送一点。母亲有个规矩,有上门要饭的,也要给一整个煎饼,绝不允许给半个,后来有了白馒头,母亲也一样要求我们给一个整的。母亲说,不是难到了极点,谁还会出来要饭?母亲的乐施好善一直影响着我们。

过了几年后,我们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一般情况下,母亲做的煎饼有两种,一种是纯小麦的,那是专门给我吃的;另外一种就是一半小麦一半地瓜干的,那是妈妈和姐姐们吃的。就这样在母亲的百般疼爱与呵护下,吃着一张张小麦煎饼,我们一点点地长大了。

到了我上初中的年龄要在学校住校,那时候煎饼就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一周才能回家一次,母亲在我上学前就用几个大罐头空瓶子分别装上自己做的咸菜、盐豆和萝卜干等,母亲怕我没营养,因此炒菜时总会给我放很多的油。再按照每天每顿饭来计算一周该带多少个煎饼。

在学校里,同学们的主食基本上都是煎饼,有些困难点的家庭还是以地瓜干煎饼为主,也有饭量大的同学快到周末常常不够吃的,我们就相互周济一下,大家一起共度难关。

烙煎饼需要掌握一定的技巧,在农村检验一位媳妇合格不合格的标准,就是会不会烙煎饼和烙煎饼的薄厚。太厚的煎饼含有水分多,吃起来不香,长时间存放容易发霉,而母亲烙的煎饼薄而黄,所以放置的时间很长,吃起来就特别的香。

后来,随着包产到户,自家的粮食多了起来,虽然母亲不再为粮食担忧,但是一大家人的吃饭还是让她很繁忙。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母亲走起路来就像在小跑,捡麦子、淘麦子、晾晒干,然后推磨、烙煎饼,这样的一个繁杂过程,让母亲每天疲劳不堪。直到有一天我才发现,母亲已经不能推动家里的那个大石磨了,我的娘亲已经衰老了……

离开故乡求学,在不远的小城定居,虽然这个城市里到处是卖煎饼的,而且煎饼的种类也开始多样起来,玉米的、黑米的、豆面的……每当我拿起一张煎饼,无论多么可口,我却找不到母亲做的大煎饼的味道了。我明白了,故乡的煎饼,才是娘亲的味道。

自从娘亲得了脑梗后,烙煎饼的活不能再干了,日渐衰老的母亲已经不再有走起路来一阵风一样的身姿了,岁月的刀痕深深地刻在了母亲的脸上。看到已经不能清晰言语的母亲,我泪眼婆娑……

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离开我们十年多了,再也吃不到母亲亲手做的可口煎饼了……

每每在城里卷起一张煎饼,我就又想起了故乡,想起了我过世的娘亲……

癫痫病怎么才能彻底治愈?小孩吃了左乙拉西片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