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怀旧】那些年,那些红红的野枸杞(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红色经典

悠闲的午后,刘若英的《同桌的你》单曲循环着,泡上一杯枸杞茶,看着这些红红的枸杞果在水中优雅地奔腾、舞蹈,一颗心便在低低的乐声里,在这散发淡淡甜润的氤氲里,慢慢融化。

多年养成的习惯,一杯枸杞茶总会续水再续水,喝到无味,也不舍得倒掉,拿个汤匙把那淡了色的小果,一颗颗吃了。微甜微涩,淡淡的,柔柔的,如同那些被时光褪色的记忆,只是那抹红依旧在记忆里鲜艳,在心海里亮丽。

我惊奇地发现,阳台上,这棵从田野移植到花盆里的野枸杞开花了。淡紫色的小花星星点点,一朵朵从稀疏的枝条间探出头来,相互拥挤着,蓬勃、热烈而张扬。盛夏已至,也许不久它们就会挂果,或许家里肥沃的泥土,充足的水分,会让我的枸杞果结得更大更甜吧。

枸杞全身都是宝,早春的芽尖,过开水凉拌,简直是赛过神仙的美味;盛夏的枝叶煎水洗澡,防蚊虫治疮疖,亮丽肌肤;根皮名地骨皮,是退虚劳寒热的能手;枸杞果,益阳明目,驱风滋阴,更是无药能及。我小心地抚摸着这盆枝繁叶茂的宝贝,生怕它的细刺扎到我。突然暗笑自己,这么夸一株植物好像不符合我的性格,这完全是在下意思地学我同桌海的语调。

中学住校那段时间,印象最深的记忆便是饥饿。那时的校园那么大,好像没一个小店,当然,即便有小店,那时的我也是没有过多的钱买零食的。每每想起中学住校的那段日子,总还会有饥饿感一阵阵袭来。每天不到六点,一起床就捧上饭碗,睡意朦胧间,还没动饭勺就已经有饱了的感觉。而上午的时间总是那么漫长而难捱,常常不到第二节课就被饿得饥肠辘辘,两眼发黑,难以支撑。走读的同桌海和我隔着清楚的“三八线”,每每他清楚地听到我胃肠发出的抗议声,他那挑眉探寻的表情总让我不好意思,可我制止不了不安分的肠胃,只能听任它的折磨。

还记得同桌那个叫海的男孩,出生于中医世家,爷爷在当地小有名气。方圆百里,提他的名字,无人不竖大拇指称赞,特别是他给很多人开的单方验方,不用花一分钱就治好了许多病患。每次体育课,略通药性的海总能从操场边找到许多好吃的,特别是初秋,沟渠边的野枸杞挂起了红红的果子,一串串的在风中摇摆。他总是一边小心地摘果,一边像念经一般背诵起大段大段的白话“药性赋”:“枸杞为中医常用的滋补药物,性平和,味甘甜,入肝肾二经,有滋补肝肾、强壮筋骨、养血明目、润肺止咳之功效。可用于肝肾阴虚所致的头昏目眩、腰膝酸软、遗精、咳嗽、视力减退等症,有延年益寿的效果。《神农本草经》记载:久服枸杞能强筋骨。《别录》中指出:枸杞擅长补益精气……”。看着他骄傲地将掌心手帕里这些小果子展在我眼前,红润光泽,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的甜香,甚是诱人。我小心地尝一颗,有点甜,也有股淡淡的青涩。

“别皱眉!这可是聪明果,也叫神仙果,长生不老果,安神健脑、美容养颜、益寿延年,你可别辜负了大自然的恩赐。”渐渐习惯了听他将野草野花野果的疗效夸得神乎其神,虽然将信将疑,耐不住饥饿的折磨和那些红红的诱惑,总是忍不住跟着他去寻找、去品尝。

那时的第二节课间有20分钟,反正也抢不上公厕,与其在里面忍受着难闻的气味白白等待,不如去厕所后面的沟渠边找找大自然赐予的奇果异花。隔着“三八线”的我们总是不需要交流就心领神会。离我们教室最近的公厕后面就是一条很大的沟渠,沟边长着各种各样的野树、藤蔓与花草,而那些红色的,在同桌的眼里总是专属于我的宝。他总是我爷爷说我爷爷说:“红色属于五行中的火,归心经,给人一种火焰般的感官刺激,季节上对应夏季。红色补心补血,能增强心脏之气,提高人体细胞活性。多吃红色食物能预防感冒,有补血、生血、补阳的功效,所以较适用于脸色不光润、贫血、心悸、四肢冰冷、手足无力等症状。记住了吧?说的就是你喽!”

说来也怪,别人都还没发现那些红色的精灵,他总能在高高矮矮的绿叶间为我找到熟透的桑葚、皮树果,糖栗子,野葡萄,甚至浆果,蛇莓,还有那些匍匐在地的绛紫色的巴根草粗茎。即使在寒冷的严冬,海依旧乐呵呵地帮我找寻着,他也总能帮我找到些意想不到的红色补品。那些枯了叶的巴根草,只留下暗紫色的根茎裸露在外,紧抓着泥土匍匐在大地上,体内蓄满了防寒的能量,经过寒霜一冻,特别的甘甜。那时校长家还在小沟边喂养了一大群鸭子,冬天它们便喜欢依偎在沟边的泥土里,松散着羽毛晒太阳。偶尔运气好,便能在沟边捡到几枚鸭蛋,如果碰巧学校有建房而窖的石灰池,只需一小会,海就能变出热乎乎的熟蛋来。

每每看到校长家搭在沟渠边的小棚子,每每看到那个锅灶里飘出煮猪食的炊烟,那些小小的红薯须总会散发着浓浓的香味,远远飘来,吸引着我们敏锐的嗅觉。海总会乘着四处没人,迅速从锅里为我捞出几个小小的红薯须。

说来也奇怪,自小就受低血糖折磨的我,自从跟着他找一些小果小草吃,还真是没犯过,即使在大家都恹恹的第四节课,我仍感觉很精神。或许真的是那些红红的野枸杞起了作用,虽然经常躲进被窝里用手电筒看小说,经常盯着细小的“图案”,一做就几个小时,我仍旧没有近视,而同学之中,除了我和海,没戴眼镜的好想没有几人了。那时感觉海的爷爷简直就是个神仙,才教出个这么神的孙子来。以至于后来我迷上了中医,迷上了中药食疗,想必也是早早地受了同桌的影响。

初中三年,我们就这样利用课间的二十分钟,在校园的小径旁、沟渠边纵情奔跑、寻找,给我自小就有的低血糖病,给我饿得火烧似的肠胃,给我漫长的近午时光,向大自然狂热地探寻,寻找属于我的红色“加油站”。就这样,那些红红的食材被海源源不断地找出来,被我的肠胃愉快地接受,带给我无尽的温暖、满足和喜悦。然后,我们气喘吁吁,一前一后赶回教室,远远地坐在三八线的两端,偷偷地会心一笑。只要赶在上课铃响之前,赶在老师走上讲台之前就好。

正如刘若英唱的那样:“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的太慢,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分东西,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看到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每当听到这首歌,每当端起红红的枸杞茶,总是不由想你同桌的你。

感谢那些远去的时光,感谢那时的你,感谢在我苍白的那些日子里,你帮我找寻的那抹红红的亮丽,感谢那些温暖的、甜蜜的,喜悦的,红红的记忆,以及你教会我的,那份笑对人生的从容和诗意。

如何才能彻底根治癫痫丙戊酸钠治疗癫痫拉莫三嗪效果和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