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觅一缕清风,舒爽宜人(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红色经典

不经意间,看到一张图片:青山绿水间,一位身材婀娜,清纯靓丽的女子穿着长裙,光着脚丫,肆意地在水中嬉戏。

炎炎夏日,不觉,清爽了许多。佛曰,心静自然凉,许是这个原因吧!沿着这个思路,恍惚间,我脑海中依稀记起了神交的几位古人先贤。

这样的天气,觅一处有着茂林修竹的清幽之地,一定是不错的选择。不远处古隆中,诸葛孔明正与他的朋友水镜先生司马徽、博陵崔州平、颍川石广元、汝南孟公威、徐庶徐元直等人正在廊下谈笑风生、品茗对弈。见我前来,急忙起身离座,拱手羽扇,“刘(劲)使君,久违了,快请!”我被孔明热情邀至屋内。随即,孔明命清风、明月二童上茶。

“卧龙先生久违,请!”与众人一一见过,我随孔明步入屋内。

“卧龙先生,劲今日前来,不为其他。只有一事相求!”或许源于我聒噪的秉性,来到屋内刚一坐定,我便开门见山提出了自己的诉求。

“哦?但不知使君有何吩咐?”

“先生可曾听说过刘备刘玄德其人?出仕以来,岁屡战屡败,然犹如虎落平阳,龙陷泥潭,不得时机而已!“

孔明轻摇羽扇,笑而不语,以他的聪明才智,怎能不明白话中的意思?

“先生有扶危济世之才,又岂能荒废于这小小的山村乡野之间?况先生素日常常自比管仲乐毅,胸中远大抱负更是日月可鉴……所以劲有意请先生出山,辅佐于他!“

孔明听完,轻摇羽扇,思忖片刻,回过头来笑道,“这个……待我辅佐之人,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哪三个条件?先生请说。”

“第一,必以兴复汉室为己任。共谋大业,施平生抱负;第二,亮所辅佐之人,必是当今之英雄。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第三,此人必行仁义之师,以救民于水火为己任……有此三者者,亮,可以考虑出山相辅!”

“哈,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既是如此,劲当早日安排家兄与先生一见,告辞!”

说罢,我起身离座,孔明亦起身将我送至门外……

离开隆中,我暗自思忖,若干年后,当世人忆起,这,算不算另一篇著名的《隆中对》呢?

再往前走,前面亦是聚拢一些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饮酒纵歌。走近了看,他们一共是七个人,原来他们就是名灌宇内的“竹林七贤”: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和阮咸七人。

“上官(风)兄,哪阵仙风送君到此?”与我搭话的乃是七人中最温文尔雅、博学多才的向秀向子期。

“哈,是竹林风。各位兄长躲在此处归隐,真真是天高皇帝远,再勿忧触犯国法纲常!”

“哈哈,正是,我们众人都是愤世嫉俗,只不过找一处谈话之所而已。”

“前面抚琴的莫不是嵇康嵇叔夜,他的《广陵散》真真犹如来自九天。只是他的性格?还是那样凌厉傲岸、旷逸不羁。”

“哈,确实。不过,这也正是他的独特之处啊!”

“呵呵,是,子期兄说得对。子期兄,你们继续,我四处走走!”不忍打断他们的雅致,遂拱手话别。

“那好,告辞上官兄,请。”

……

竹林七贤的故事在继续,笑声在继续。只是不知道我的偶然加入,算不算得竹林八友呢?

恍惚间,耳边谁的笑声又至远传来?循声而往,又是一群人。我都不认识,但听他们谈话知道,里面有一个叫王羲之的客人。

青山掩映,溪水潺潺,我在心底不得不佩服:他们这些人真的很有眼光,真会挑选地方。不仅如此,他们将酒杯置于环绕的溪水,所谓曲觞流水,吟诗作赋,亦让人称赞其高雅。

想来,现如今,王羲之的真迹墨宝已是价值连城、无价之宝。我想上前想得到他的一幅墨宝,但又想到了它炙手可热……在这样的天气接触这样温度的物什,似乎不合适,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时为六月,岂能无水?我想到了水,想到了长江!

大江之上,舳舻千里,旌旗蔽空。船上众人,无不锦衣绣袄,好不威风。中有一人紫袍冠带,手握长槊,诗酒临江——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此人莫不是曹操曹孟德?”果然是好诗,果然有才华,果然威风!只是他不知道,在他用槊刺死刘馥,在他讥讽荀彧的建议可笑,在他志得意满接纳黄忠的诈降请求时,最终他会得到乐极生悲的苦果,险险丧命!望着江面上的曹孟德,吹着烈烈的江风,我感慨万千:幸好此时,刮的还不是东南风!

又一眨眼,眼前突然出现一叶扁舟,舟上之人似曾相识。

“前面莫不是子轩兄?”我还未看清对方,早已听到舟上人热情邀请。

“哈,子瞻兄,好久不见,正是愚弟!”大文豪苏轼苏东坡独自一人乘舟赏月,有些寂寥。

“子瞻兄,今晚怎么一人乘舟至此?哈。”话一出口,我就觉得后悔:毕竟,人家刚刚遭遇贬官。

也许子瞻看出了我的窘态,不禁爽声大笑,“哈,现今谁又会亲近我获罪之人。”

“子瞻兄,抱歉!”我连连拱手作揖,有些惭愧。

“哈,无妨无妨,何况这里并不是我一人。你看,我有江上之清风为伴,山间之明月相陪,更有孤单与寂寞二友助兴,何来一个人?”说完,哈哈大笑。

我苦笑了一声,“哈,兄长好雅兴,堪比李太白的《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子轩,夜已渐凉,我们还是到寒舍一叙?”

“哈,愚弟正有此意,请。”

弃舟登岸,几间破破烂烂,低矮的小草屋映入眼帘。推门而入,诺大的房间,除了墙上挂着的几幅字画,什么也没有……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遭贬之人的茅屋草舍,子轩见笑了!”我正驻足发呆,背后传来了苏子瞻自嘲般的笑声。

“哈,没有,愚弟倒是觉得清幽、雅致!”

“哦,‘东坡雪堂’?”抬首间,我忽然看到了门楣上书写的几个遒劲有力的几个大字。

“莫不是兄长所写?”

“哈哈,正是愚兄所写,聊以自赏而已。”

“此境遇中,有此胸襟者,世上惟兄耳!”

“见过子轩叔叔!”一个童声从背后传来。

“原来是(苏)迈儿啊,越发的有乃父之风,哈。你弟弟们呢?”

“回叔叔的话,他们已经睡下了。”

“哦,时间不早,你也早些休息。我和你父还有一些闲话!”

说话间,但见一婀娜多姿,衣袂飘飘的女子手托瓷盘,来之面前,飘飘万福,莞尔一笑,也不说话。如天仙般看看款走向内室。

“兄长,她……”

“她是我的侍婢——朝云。”

“哦,哈,她就是那位夸你‘满肚子不合时宜’的女子呀!”说完,我们相视而笑。

“子瞻兄……”进入侧室,我们席地而坐,秉烛夜谈。

……

历史的长河滚滚向前,岁月的清风掠过心间——使之舒爽宜人。一切都只是想象,一切都只是妄谈,但在这样的天气中,能够抚摸到一些历史的片段,使内心沉静下来,清凉下来,也不失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如此而已!

常见的导致老年癫痫的诱因左乙拉西坦治疗癫痫的副作用有哪些泉州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江苏南京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