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笔尖】阿姐的喜字(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好书推荐

人与人的相遇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注定也好,一种缘分也好,反正很多人相遇了,相识了。而且有时候有的感情不属于友情,不属于爱情,却也是一种温暖。在这漫漫人生路上独行的人啊,有了它会变得勇敢,似乎不再孤单。恰似夜色里行在山坡上观村落中的灯火,那昏黄的灯光点点指引我们前行。

她,我不知道姓什么、叫什么、家住何地、从事什么职业、也从来不问。我叫她阿姐,她叫我“妖”。总是觉得名字只是人活在人世间的一个代号罢了,它不会因为你的名字就决定人一生的命运,也不会影响人与人之间的那种情谊。

有段时间在家休假,开始真是享受了几天,天天不再担心那闹钟在耳边响个无休无止,睡到自然醒,还真是一件幸福的事。随手翻翻自己喜爱的书,听听音乐,整个人的状态也变得慵懒起来。我这种人不知道属于城市还是属于乡村,或许哪里都不真正属于我。那灯火的霓虹和那地里的庄稼纠结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很矛盾。不知道哪里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自己到底追求什么。

实在无聊,就好挂着QQ听音乐。有的音乐是越听越是伤感,还是不忍心关掉。就这样将自己埋没从头到脚,甚至有点怀疑自己的存在。一个朋友因为一个失误把我拉进一个群,那是一个音乐群。我不是爱群聊的人,因为有时候说话的人不知道是说给谁的,也不想去扰了人家的清净。不过既然进来了,那就进来了吧。我一向随性,也贪玩。

在这个群里很多陌生人唱歌,大多不是专业的,多是个人爱好。有唱得很好的,记得有个人唱了杨梓的那首《白眼狼》,后头去搜原唱理解了一个词“先入为主”,觉得怎么都没有第一次听的感觉。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原版的好,比如这个“盗版”绝对比原唱的好得多,或许音乐只有在特定的心情特定的情境下才会进入你的心里去。也有跑调的,我们好用“呵呵”,那也只有呵呵才能形容了。来这个群的,大多都是消遣,大家都只是徒一种放松,所以没有在乎唱得好与坏。而我是专业的“啦啦队员”,有的也在一旁敲点我去唱歌,任他们千言万语就是装聋作哑,我爱听唱不好,再则没有视频的爱好。我就喜欢在一旁冷冷地观望,看他们乐呵,好似也被感染着。有个胖胖的大婶跳“慢摇”,很是开心。有时候没事也帮他们刷花,刷棒棒糖。好的刷,不怎么符合心意的也刷,人家费心费力,我们自然不必去强求什么,大家开心就好。当有的人唱不好时有的人也会抱怨连连,我就有一点不能理解,嫌人家唱得不好,一来你可以走不听,二来你唱得好何不上台来一曲做个示范?

群主是一个爽快的女人,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女人。看着她一边三言两语教育孩子,还要一边照顾这边玩的人,她不唱歌,得到的花花绝对的多,难得的好人缘。或许有时候语言真是一门艺术,有的人说了百句不如人家一句。她一面影射奚落那些捣乱的人,一面还得鼓励其他人接麦。她也爱换网名,每次上线大家都会谈论群主的新网名。最绝的一次起了个“一死别找”,我见了就笑了,还真是一死别找,人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有几个人能记得,那坟头的草摇曳,不知道那墓碑上谁人刻的名字。几个人的足迹会经过,谁来添一锹新土。

阿姐是群里唱得很好的一个,一头齐耳短发,一脸的平和,不施粉黛清清爽爽的女子。她在这里是那么的不合群,骨子里透着一丝孤独还有三分傲气。我在一旁听她唱歌,给她刷加油,她不像别人好像习惯了这样的给予,视而不见。阿姐会淡淡地说:“谢谢”。阿姐加我好友,我说:“哈哈,姐姐你长得像我的姑姑。”她说:“是么?”她说:“让我看看你。”我说:“好”。我不喜欢视频,却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她真的有一分神像我的姑姑,看着她就亲切。她看了几秒断了视频,她问:“你喜欢谁的歌?”我随口说:“冷漠的还可以。”她就再无话,在一会儿过后她在群里唱冷漠的歌,一连三首,《我爱你胜过你爱我》、《错过了缘分错过了你》、《安娜》。我说:“谢了。”有时候要多说什么呢,如果不明白她唱歌的意思,那么也算白相识了吧。

和她最经常说的话就是:“今天唱不?”“几点?”她就会告诉我唱不唱,什么时间。大多时候定好了我也是失约的。我家的电脑很是忙碌,老公看球赛看军事新闻,儿子要看动画片,最后轮到我时也是很晚了,而且我还熬不得夜。上线时很少能遇到一起,偶尔也是从说说,空间看看关于她的消息。每次去了哪里玩,她空间就会有很多那个地方的图片。她有一个八岁左右的儿子,现在虽小可也是将来的“帅哥”。想着谁能将这样的女子的长发盘起,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清秀的模样,一副好嗓音,安静的性子,这样的女子适合阳光竹椅下一缕书香。如若在古代,一袭长裙,一把古琴,那就不像食人间烟火的人了。这样的一家人惹得多少人羡慕啊。

我很是喜欢歌者,舞者,他们会将人生的美以一种艺术的形式展现,如花般在世间绽放。也许那绽放会用很多的艰辛换取,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得痛楚。用灵魂歌唱,用灵魂起舞。做一朵昙花也好,终是美丽。如似那荆棘鸟也好,终生在寻找一根最长的荆棘刺入自己的身体,唱出这世间最美的声音,然后慢慢地死去。我很羡慕阿姐,她的嗓音很好,希望她不要有昙花的美不要有如那般地短暂的花期,可以像荆棘鸟一样歌唱不要有那荆棘刺身体般地痛楚。我听她的歌,怎么听都有几分透着骨头的凄凉。

家庭琐事让我应接不暇,渐渐地失去去玩的兴致。于是在群里发了一条留言:“累了,不玩了,各位朋友们,再见吧!”阿姐什么也没说,赞了我最后一条说说。一转眼数月过去了,无事上线,发现已经被退群了。也没在意,看看群友加的好友只有俩个,一个阿姐,一个始终不上线的。对话的窗口抖动了几下,“妖,是你么?”我发了一个笑脸过去,她回复:“解决好了?”“没事,只是心情不好而已,有的都忘了。”我随手回了句。阿姐说:“你接我视频,好好看看我的屋子,好好看看啊。”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的意思。“我接了过来,没发现什么不同,她:“你看镜子,仔细看。”我看见了一个喜字,一个红红的喜字。她说:“明白了吧。”我呆了一会,有点不知所措,大脑搭错线似地回了一句:“难过。”不是为了自己,莫名地见了那个喜字难过,那个贴在镜子上的喜字莫名地刺痛了我。她回:“什么坎都会过去。”我回了四个字:“祝福你们。”

这人世间的爱情啊,原来不是小说中的情节那么完美。所有人会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多少人都想携子之手,与君共白头。可是有多少人的喜字它的上面不都是欢笑,它的上面也有泪水滑过。阿姐或许也想过一生一世“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吧,她的第二步的滋味只有自己懂得。

有个朋友签名上写着:最美的青春不过是有几个陪伴你共度的朋友和一个盗不走的爱人。很是喜欢这句话,我想当你在人生路上走了很久倦了,回过头来发现还有几个朋友在就是件幸福的事。

感谢阿姐,感谢那些在我身后还没有把我忘却的朋友。

癫痫偏方效果怎么样郑州癫痫病医院口碑咋样郑州比较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