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过大年征文18】又是一年过年时(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好书推荐

又到一年过年时

时光匆匆流逝,犹如白驹过隙,转眼飞逝。

昨日里仿佛还是去年过年时欢快祥和、年味十足的热闹场面,今日,耳边竟然又响起了零星的鞭炮声。这大概是小孩子们堵着父母长辈们,好说歹说得到的几块硬币,买了那红艳艳的喜庆的鞭炮吧!

今年的年,怕是早已到了。可是身在异地,忙于学习、工作,即使是到了“腊八节”这天,也还是徒然地留在异地,并未能喝上一碗家中用砂锅加上小米、红枣等食材精心熬制的腊八粥,心中总有些莫名的失落与郁闷。

终于,忙完了一切的工作事宜,匆匆买了火车票,提上简单的行李,带上给家里买的一些小礼物,便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提着一大包的行李,又经过几个小时的大客车的颠簸,终于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生我养我的乡村。

还没走到村口,就忽然听见“砰”的一声,呼啸着,欢快地刺入耳膜。

猜都不用猜,这肯定是早早结了课、放了假的小孩们,把守在村子的各处奇妙有趣的地方,手里正专心地擦燃一根鞭炮,肆无忌惮地扔到了不知何处。

那小孩看见我,也不害羞,很乖巧地叫了声“哥哥”。

这小孩当然不是我堂弟、表弟之类,只是村里的小孩。只见他脸色微微发红,鼻子上还挂着一丝晶亮的鼻涕,身上穿着厚厚的冬衣,两只小手也是冻得通红。但眼睛里却正深深地露出愉快、满足与幸福。

我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把糖果,微笑着递了过去。小孩接着了,咧开嘴,露出一口残缺不全的微黄的牙齿,笑了笑,把糖果放在口袋里,便又伸手拿出一根鞭炮,“嚓”一声。

都说近乡情更切。我想大概就是因为这,站在村口,正要迈步的时候,竟然有些迟疑不定。似乎是在为进了村,到了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而犹豫不决。

走进村子,一路上,看到了都是喜笑颜开的村民: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满脸的难得的会心的笑容。

是啊,辛苦了一年的农民,在家里,面朝黄土背朝天,日日夜夜伺候着手上的几亩土地;在外面,进了城,造就了农民工,造就了城市里一栋栋大楼。这些农民,哪一天不是在辛辛苦苦忙活着。恐怕也只有到了这人人欢庆的过年之际,才能放下沉重的担子,露出憨厚的笑容,开始自己和家人的生活。

到了家,看见正在院子里忙活着的父母,眼睛突然发酸,嘟囔地喊了一声“爸、妈”,然后,快速地扭过头,抹抹眼睛,摇摇头,才提着行李走进了院子。母亲见到一大包的礼物,当然是要微笑着,温柔地嗔怪,干嘛要多花钱呢,这些东西,我们用不惯,有些连见都没见过。以后,不要瞎买了。

虽然,母亲明显的是在责怪花了不该花的钱,买了不该买的东西,但是,从母亲的眼里,我分明看到了喜悦与幸福。

院子里,很整洁。房前屋后的灰尘,各种杂物,都已经被清理得妥妥当当,呈现出一派整齐清新的气象。

院中的那块菜园,还真不错。里面竟然长满了活生生的新鲜蔬菜,有绿油油的一颗颗诱人的菠菜,有既黄且白且绿的黄心油菜,有一排排青葱入眼的蒜苗,还有更多更多。

到处走走,看看左邻右舍,家家户户都在紧张地忙活着过年。打扫房子,清理杂物,洗漱器具,虽然人们的脸上身上早已经蒙上了一层微薄的灰烬,但脸上都露出欣喜的笑容,都在迎接这个匆匆而来的年。

回家的第二天,便是镇上的“热集”,又赶上马上就要过年,赶集的人越发的多了。在家呆着也没事可做,于是,我跟着父母一块去赶集,置办年货了。

早上,人们早早的起来了,忙好一切,吃了早饭,你约上我,我叫上你,一家一户的,都像是早就计划好了似的,全村的人竟然几乎全部都出发了。村民们乘着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有骑摩托的,有开着拖拉机的,有开着面包车的,也有人是乘客车去的。

我独自骑着一辆摩托车,跟在父母身后,奔向了集市。

集市上可真热闹,各家各户的店铺,都把自己准备的年货,早早的摆放整齐,等待着前来置办年货的人们。

这里是一家鞭炮店,店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鞭炮,红艳艳的,煞是喜人。而且,卖鞭炮的店铺里,除了买一大卷的引线连在一起的鞭炮的大人之外,最多的也就是一个个兴奋的孩子了。

每到了过年时,所有的孩子都有权利找父母长辈们要几块钱,买上几盒鞭炮,揣在口袋里,时不时的点燃一颗,“砰”一声,一颗手指般长短的包着红艳艳纸皮的鞭炮,就开了花,炸得四分五裂。放鞭炮的小孩多了,你甚至都能迎面嗅着一股火药味儿。

那里是买瓜子、花生等干货、坚果类的,一个个的盛满了堆放成山尖一样的瓜子的大盆,一个个长长的装满了炒花生的塑料袋。老板看着过往的行人,都会不断地吆喝着,“瓜子呢,正宗的好瓜子呢,尝一尝,看一看,不好不要钱了……”。

街市上,还有各种卖年货的。苹果、橘子、橙子、板栗、荸荠、等等,以前农村地区年货项目里没有的,都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生活的逐渐富裕,而不断走进人们的视野,走进人们的餐桌、茶桌上,走进了千家万户。

真是“热集”,人实在是太多。连绵不绝的喇叭声,一声接一声地响着。商贩们不断地或是人声,或是话筒的,也都在吆喝着,夸赞着自家的年货多么多么好。

不过,这些年货里,我最喜欢的是春联。

现在,科技进步了,春联制作的也更加精细,美观了。

卖春联的似乎都聚集在一起,丝毫不避讳“同行是冤家”的经商之理。卖春联的老板们,都有自己固定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张宽大、长阔,红艳、金粉的春联。春联的内容,也多是喜庆富贵、富有美好寓意的,像“财源广进通四海”、“阖家欢乐”等等的。在我觉得,这春联里,蕴含着人们对于新的一年生活的盼望与憧憬,更是在展现人们最真实的期盼与追求。

这一天,街市上总是热热闹闹的,虽然显得有些嘈杂、混乱,但到处都透露出一种喜庆欢快地气氛,人人都在为了过年而忙碌。或许说,是为了新的一年,为了新年新气象,为了未来而忙碌。

日子在人们的忙碌之中,一天天的走远了。

“小年”很快就到了。早上还没起呢,就听见一阵震耳欲聋的炮竹声,激烈地响起来。

是啊,到了小年了,也就是到了除夕之夜的准备、预演了。

虽说是小年,但人们也非常重视、在乎。这不,还没到晌午呢,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就冒出了轻悠悠的白烟儿,冉冉地升上了湛蓝的天空。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刺啦、刺啦”的不绝于耳的声音,然后,就从无形的空气之中,嗅到了家家户户的鲜香之气。这个时候,人们都在准备着“小年”时的午餐了。那一声接一声的“刺啦”声,响在人们的耳朵旁,竟像极了一场音乐会。这这场音乐会之中,家家户户的厨房就是表演台,而手中握着炒勺、菜刀的家庭主妇们都是表演家。

一场华丽的音乐会,最后,在一阵阵热烈的鞭炮声之中,落下帷幕,辛苦了一上午的人们,便美滋滋地坐在院子前,看着满桌的让人馋得直流口水的菜肴,安静地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品味着生活的味道。而这个时候,嗜酒成瘾的人自然是不必说,就是平常不爱酒的人,也会拿出一瓶陈年老酒,满满地斟上一杯,细细地呷着。

男人们都是一边大快朵颐,一边眯着眼,品着小酒,时不时地说着一些话,讨论着明年的活计、明年的计划与追求。而女人们则是吃着菜,闲聊着,比比谁家的女工做的好,看看谁家的男人、小孩穿得最干净整洁。但这个时候的小孩子,注意力却丝毫没有被丰盛的佳肴给完全吸引了去,就是嘴里咀嚼着一块肉,用筷子又夹起一块肉,另一只手正拿着一个肉包子或是鸡蛋。但眼睛却还是向后看看,看看后面的地上,自己放着的鞭炮还在不在。

每到过年,村里少不了的一件事情就是杀猪。当然也有其他的,比如杀鸡,杀羊的。但是,杀猪却是最有年味的。

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至少也有一头猪,多的能有两头,三头的。因为猪在农村地区,地位十分重要。猪肉可以说是农村地区的最经常食用的肉类。所以,养猪和杀猪,在农村,其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因为,今年杀的这头猪,几乎是家家户户来年一年到头的肉类来源。虽然镇上的超市里,肉类销售处,一个个冰箱里,也都存放着各种肉类。但,吃起自家养的猪的肉,和在超市里买的猪肉,感觉就是不一样。

以前的时候,村里没有几户人家有冰箱的。于是,年末的时候,杀了猪,就需要好好的盘算盘算。要留多少猪肉、排骨的,在春节期间,招待宾客;还要留多少,做成腌肉;还要留多少,做成烟熏肉,等等。一头猪,往往被分成了好几部分,精打细算着,做成各种风味的肉。

村里有个杀猪的师傅,技术虽然娴熟,但也只是个兼职。毕竟,村子里杀猪大多只是在年末的时候。

看着一头膘肥体壮的猪,被杀猪的师傅用一只钩子,钩住鼻子,狠狠地拖拽到一口用砖石垒成的灶台前,灶台上放着一口大锅,盛满滚烫的开水,以便去除猪毛。灶台胖,通常放着一只大盆,用来盛猪血。

杀猪师傅,先给猪“打气”,用用一种特制的气筒,给猪的四肢打满气,然后,摁倒猪,擦亮杀猪刀,一刀捅进猪脖子里,放完猪血。之后,就把猪放进了大锅里,借着滚烫的开水,用刮刀刮除猪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刮得一干二净,白白胖胖的。然后,杀猪师傅便用锋利的杀猪刀将整个猪身,分成几大块。再按照主人家要求,分成多少块。

有人杀了猪,是必定要请杀猪师傅和左邻右舍吃饭的。哪怕是腊月28、29刚杀的猪,也得按规矩请人吃饭。这在村子里,叫做杀猪宴。

杀猪的人家,忙活好一切之后,就会把刚杀好的猪肉送到厨房,让家庭主妇好好的,做一顿丰盛的宴席。这宴席里的菜,也是很有讲究的。说是必须有猪肝、排骨等,而且,猪肉得切成大块,一指厚,一指半长,二到三指宽。据说,这是显得主人实在、厚道。而且,我曾经听过一个笑话,说是有户杀猪的主人家,做杀猪宴的时候,倒是很大方,弄了很多肉,肥肉、精肉、排骨、猪肝的,每个盘子、锅子里都装的满满的。但是因为主妇切肉的时候,切的不够大,不够宽。最后,人们吃得饱饱的,吃光了桌上所有的菜,临走之前,还还不留情地说了句,真抠门!

村子的猪杀完了,就更加的快要过年了。

小孩的鞭炮,仍旧是有一响没一响地爆炸着。男人们也都放下了手里的活儿,开始好好享受过年时难得的清闲与安静。有的爱好打牌的男人们,三五个凑在一起,马上就成了一个战场。你刚出了一手好牌,我这边立马大吼一声,“炸!”。上一把,你赢得轻轻松松,把对方炸得体无完肤、哀嚎连天;下一把马上就被人回敬过来,给你送上好几个炸弹,轻轻松松送你回老家。而女人们则是每天忙着缝缝补补的,洗杯子,洗衣服,洗家里里里外外的东西。

过年了,过年了,终于到了年三十了。早上起床,就听着“噼里啪啦”的一阵阵连绵不绝的爆竹声。家里该洗的东西都洗好了,地也拖干净了,一尘不染。拿了春联、胶带,找了梯子,走到大门前,先把院子大门上的大红春联贴上。然后,再到正门,贴上大红的春联,上面还涂着金粉呢。接着,厨房上,只要是在外面的,有门的地方,统统贴上火红的春联。贴好所有的春联,看看自己的手掌,整个都成了火红的,有些地方,还紧贴着一些金粉,金灿灿的,红艳艳的,看着心里就舒坦、畅快。站在门前,看看两道火红的颜色,还有门上正中间那道金灿灿的,红艳艳的颜色,心中不知不觉也暖了起来,热了起来。

准备好了一切的事情,妇女们都开始做年夜饭了。燃起煤炉,炖上骨头;加上蒸笼,在切得厚厚的五花肉上,撒上均匀的粉子,年夜饭的重头大戏,米粉蒸肉就开始了。然后,男人们老老实实地坐在灶台前,规规矩矩地往灶里填柴火,把火烧的旺旺的。女人们就拿着洗得干净透亮的炒勺,开始了年末的最后一次“大会战”。红烧鱼、尖椒炒肉、麻辣豆腐、腊肉四季豆……。

此时的小孩,也暂时放下了手里的鞭炮,跑到厨房,一盘接一盘的把刚刚出锅的色香味俱佳的菜肴端到客厅里。

天渐渐暗了下来,月亮渐渐舒展开自己的光亮,该吃年夜饭了。

“噼里啪啦”,村子里吃年夜饭,也像是越好了似的,一起放鞭炮,一起开动筷子,一起吃年夜饭。作为一年之中最后的一顿饭,也是最重要的一顿饭,其丰盛程度、味道等自不必说。

男人们慢悠悠地品着美酒,美滋滋地吃着年夜饭。女人们也在一旁不断地给丈夫、父母、孩子夹菜。而此时的孩子,大都听到了屋外尖叫的,呼啸上天的烟花声。顾不得还没吃完,就抓起一大把烟花、鞭炮的,找父亲要了打火机,冲出了家门。

不一会儿,屋里还在进行的年夜饭,就被屋外飞上天的烟花,照得透亮。

吃完了年夜饭,家里的女人们便开始张罗着包饺子了。春节的早上,该吃饺子了。男人们则是泡了茶水,拿出瓜子、花生、苹果、橘子的,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着女人们包饺子,一边慢慢抽着烟,喝着茶,吃着瓜子水果,看着年末的重头戏——春晚。孩子们倒也聪明,留着一些烟花等着明天再玩。然后,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守岁,迎接新年。

一年匆匆过去了,又是一年过年时,又是一年新开始。在新的一年,我们总会收获我们想要的。因为,明天就是新的一年,就是新的开始,就是未来!

太原癫痫病正规医院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武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哪家更好?北京哪个医院能确诊小孩子的癫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