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看点】东林之美(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好书推荐

离武宁县城最远的乡镇东林乡是在一片大山里。

山路绵延,云雾缥缈。从县城一路向西,一百五十多里路。曲折不断,景致无穷。人走到路口尽头,只听到流水潺潺,仰头看山顶,一朵白云悠闲悬浮,不离不弃。再转一个弯,便是一个村庄,古树、水塘、梯田、石板路、晒衣篙一应俱全,如若飘来一柱青烟一缕云雾,就是一幅古意盎然的中国山水画。村庄的屋门口总是有条黄狗,一个老人打把竹椅坐着。那可能是同年婆,差不多一个乡镇的人都认识,比如她有几个儿子几个女儿,各干什么大家都清楚。如果她有个儿子考入大学或者在乡镇上干公事的,那她会被更多人知道。她见路人就喊:来恰(吃)茶哦——有人口渴,是可以进家里喝茶休憩的。逢人一聊,大家上两代一定是亲戚了,或叫姨阿婆姑婆,再细排辈分,那时可能出现各种称呼。行人要赶路,吃过茶后,就此别过。

进了山头村,便是东林乡地界,山路突然又弯又陡,路边树木苍翠浓郁,从屋檐下挤到路边。屋前屋后的树木不砍,这是自古的乡规民约。村里几大姓,吴程赵,也不知什么时候迁入山内的。几个姓氏一条心,据说和赵氏孤儿的典故有关系。高低错落的村庄,几乎不是东家有朋友就是西家有亲戚。一路走来吃饭喝茶是相当方便的。某人的二姐嫁给程家老三,赵家的姑妈在我们村子里生儿育女。山头村田地都在山沟里,一做农事就得翻入深沟里,赶牛上山下山,嗓门好的吼一段打鼓歌,歌声越过几道沟壑,对面村子的女人都听得真切。最令人难忘的是山头村田埂上的两棵枫树,粗壮高大,似有灵气,枫叶红时那更是祥云一片。春夏时节,山头村宛若仙境,云雾总是在山沟里流动,在屋檐下流动,在行人的脚下流动,伸手一抓,似乎可以揽住一丝云雾。

再往前,就是雷家了,畲族。畲族是外乡人给予的名称,东林乡人自己怎么看也看不出雷家人有什么不同,除了有些尚武的古老传说,他们完全是东林人模子,喊声“恰(吃)茶哦——”路人照例进门喝茶闲聊,再攀亲戚。雷家人聊到过去的年代戏狮,可以飞上两张八仙桌,十八般兵器样样拿手,那是无比荣耀和自豪。据说,旁边村子从此再不敢和他们有什么争执。如今过年戏龙戏狮,雷家人下帖,沿路村子家家都接帖,不是外公家就是阿姨家,分不清彼此了,古代的争执早已不见踪影。我幼时在雷家亲戚做过客,那青石板的小弄,逼仄的木房和慈祥的老人至今都有印象。

余家坳紧挨雷家村,传说古时和雷家争过坟山,输赢那是意料之中。一条公路从村子的屋后山坡上穿过,站在公路上,村子的瓦片历历可数。记得小时在余家坳的亲戚家做客,跟着奶奶小心爬下公路,从后门进屋,屋内都有石坎,分上堂前下堂前。屋旁有水井水塘,石条砌垒,光滑干净,井水可淘米洗衣。本来修公路之前,是有古道从村子中间穿过的,旧时商贾旅客和强人兵勇都是骑马坐轿从村子借道,但修公路为节省良田,都从山上开路。现在村子最热闹的是屋背埂上的公路两旁了。有钱人都在公路两边开疆拓土造洋房,还有人在路边开起了小店。不过风情依旧,看见熟人,老板娘就甜甜喊声:“戏哈当(休息一下哦)-----”

再往前走就到了龙安村。龙安的老屋有很高的门槛,有天井和上下堂前,穿过堂前,到屋后坪。屋后坪是一片高大的苦槠树,枝叶繁茂,高耸入云。每年霜降后,苦槠成熟,每晚从树上掉下一批,我们这些邻村的孩童们就在天不亮时集结树下,等待苦槠掉下,然后在地上不停翻寻拣拾。天空纯净微芒,野鸟啼鸣,这时很清楚地听到苦槠绽放掉落的声音,那是一种收获节奏,一种大自然赐予人类礼物的信号。听到这种声音,大家无比兴奋。这种毕剥声至今存储在我的记忆中,回想起来,清晰可辨。一个早上,能捡到一升苦槠。一个星期的早上,能捡到近一斗。可以给大人做苦槠豆腐吃,充当粮食,非常有成就感。

过了龙安,就到了我家塅上。这是进东林乡后最大的自然村。船型村庄,村前有一小山,为船头,上有一寺,名船头寺。村后是一片高山,为船尾。再往后,群山绵延,是为幕阜山脉。这片高山林木茂密,在过去很长的年岁里,为我们村提供经济来源。让我们村成了这一路来最富有的村庄。在山林承担极限的索取时,改革开放了,人们发现走出大山能赚取更多的财富,于是,幕阜山林能自在地成长,可能成了历史上最安宁的最美丽的时段。母亲说村子的对门山上都有碗口粗的树木了。

走到家门口,看看屋背山,再看看大塅山和对门山,翠色欲流,静谧安详,一只鸟在蓝蓝的天空中盘旋。

治疗癫痫特效药有哪些杭州看癫痫病的医院?邢台的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呢?哈尔滨哪里医治癫痫病更牢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