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感动(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好书推荐

上午在网上,看到一网友给他人的留言,写得真好,让我感动了一天,他写道:生命中总有一些感动,一些温暖时刻,让我们铭记、怀想。无需更多的语言,也无需刻意做什么,但在我们随手翻阅时光时,便会多一份微笑,一份美好。

是呀!人与人之间的心灵触动,无需更多的语言,也无需刻意做什么,真正感人处,一举手,一投足,一眼神,就足以深深触动人心。

最让我感动的是,十五六年前,中美撞机事件没多久,我第二次到广东佛岗旦架山遂道项目部时,正是中午时间,太阳很烈,我正在卸设备,突然有人喊“你们又来了”。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月前,在隧道对面的认识没多久的北京监理刘工,高大的刘工,头顶着一顶草帽,两脚撑地,骑坐在一辆女装二十四寸的自行车座包上。刘工一只手带着龙头,一只手正用毛巾擦着汗,草帽下被太阳晒得通红的脸,满是欢喜,正笑眯眯看望着我:“我听说你又来了,我没有要他们开车送,借了他们的自行车,我过来看看你”。一句“我过来看看你”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忘了除非,醉了。

当年他六十二,从化工部退休后,被北京监理公司聘请到京珠高速,做该标段监理,而我不过二十六、七,他享受着国家特殊津贴,是五十年代的大学生,学术上有过建树,国家级专家人才。而我仅仅一高中生,一普通工人,何德何能,在中午那么热,三四十度高温,而让他老人家,翻山越岭(当时隧道还没通,得绕道骑自行车二小时)来看我。

当时我的眼球就湿润了,我强忍着男人的热泪“刘工,那么热,你来看我什么,卸了车我会去看你的”。

人与人之间的感动,交往,往往超越年龄,地位,籍贯。一个月前,我第一次到标段时,谁也不认识,第一次见到他,他正在院内屋檐下,翘着二郎脚,戴着老花眼镜在看报纸,我问过他“老人家,项目经理住在哪间房”,他头都不抬一下,一心看他的报纸,没有瞄我一下,只是冷冷地用手指了指,后面那排工棚。也许当时中美南海撞机事件,正在发酵,刘工正一心一意关注着报纸上,美国的一句,所谓道歉:“sorry”,他无暇回答我。

一个星期后,他来检查我加工好的管材,他始终弄不明白,我一个人,也没有划线,怎能保证五十公分的孔距,他也不明白,我怎么钻好孔后,我一个人能把直径一0八,九米多长重三四百斤的钢管,一排排,排列得那么整齐。他拿着尺子,看着图纸,检测了好几条,说“小伙子,我观察你二三天了,你很聪明”。其实我只是在摇臂钻床上,做了个靠模来定尺寸,利用了当时的地形,自己做了三个地滚轮来省力,并利用下坡更加有利的地形,排了些楠竹。

后来他吃过晚饭,找我一起去散步聊天,他诗词写得好,我又爱好文字,于是我成了他在工地上唯一的忘年知己。

他面目慈善,他喜欢跟我聊他的六、七岁远在北京的外甥,聊他的家人,聊他辉煌的人生经历。也许北京人,对时事政治相当的敏感,他对美国那句,并不严肃的“sorry”,似乎并不接受……

我很有幸认识他,他教会了我: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什么叫做学识才干。他学识渊博,我喜欢跟在他身后,听他聊他的人生。

因工作关系,中途我回了单位。得知我第二次刚到佛岗,刘工第一时间,顶着暑蒸暑热,骑着自行车,远道来看我。我真的很感谢他,一个忘年交,比我父亲还大好几岁的朋友。

他说我要是去北京,一定要去他在化工部大院内的家,他会带我在北京玩几天,后来因没时间,我没有去过北京,也没有去过他北京的家,那二年也固定电话联系过二次,后来固话联系不上,就没有了音信。

记得最后一次应该是二000年,他打电话到我单位,问我好,问我什么时候去他那里玩,单位的头以为是我北京的什么亲戚。我跟他认识的时间不长,缘起缘福,他的博雅,他的不顾太阳暴晒,不怕中暑,翻山越岭,至今让我怀念,让我感动,也不知刘工现在还安好,杳无音信十四年了,远在北京,八九十高龄的刘工,是否康健…

往事如烟,尘封的记忆,因QQ友的一段文字,突然开启,我突然有点哽咽,嗓子有点痒,茫茫人海,让我们感动一生,让我们刻骨铭心的人,不是很多,有些人交往一辈子,他都无法让你感动;而有些人,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偶然出现,哪怕只认识几分钟,几天,几个月,相遇相知,也会让你感激一生,刘工就是让我最感动的人。祝他一切安好!

西安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更明显湖北的癫痫医院哪些是正规的癫痫病要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