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莲的私语(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好书推荐

此刻,我站在池塘边,看那舒舒展展妖娆了一池的莲花。中间的一大片享受到了阳光空气的足够沐浴,叶片肥厚翠绿,花朵有淡粉的、粉红的、青白的,不管哪种颜色,那花盘都显得饱满壮实而不失妖娆。游人们不时拿出相机或调整好手机对准这群仙子般美丽的莲姑娘咔嚓咔嚓地留下永恒。这时,不知哪个小孩惊呼了一声:“妈!你看,那朵莲花好小啊!我随着小孩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是一株未及长成就急着开放的莲,弱小的身子,担着小却也不失厚实的叶子,还有那小巧精致的莲花。哦,原来成熟有成熟的美丽,柔弱有柔弱的风姿。但若再细看,你会发现,成熟的大朵莲花因为吸收了足够的营养,开得自然而滋润,阳光而炽烈,而那朵小莲就好似没有吸收到足够的营养,又似大戏上演前,没有足够的铺衬似的,显得匆促而慌张,乍一看觉得小巧精致,细看却缺乏大气、成熟、自然的美。

看着这朵早熟的莲花,她从我的思绪里走出来了……

淡淡的月光下,她遥望前夫家的方向,眼睛里溢出亮晶晶的泪珠。她哽咽着说:“也不知他怎么样了?天这么冷了,我出来的时候,他的薄棉裤已经短得绊脚趾头了,现在也不知有人给他缝制了合适的棉衣裤没有。”

此刻,我不知说什么话才能更好地安慰她,只紧紧地拉着她的手,我想传递给她一点力量。她的身子却就势一软,扑到了我怀里。就这样,在这个有着淡淡月光、空旷的野地里,我们两个抱头哭着,为她不幸的命运,为那不得已遗弃的幼子。

从懂点事起,我和她的关系就因为相同的出身而显得比别人更近一点。

我俩同龄,在我们出生的1975年,农村的计划生育展开得激烈而残酷,只要是计划外怀的孩子,就强硬地把孕妇拉到医院做引流产,若是已经出生的则强行把孩子抱走送人。

当运动来临时,我已经四五个月大,乡里就把我从父母的怀里强行抢走送到这个小山村我养父母家。而她那时刚好该出生了,乡里人把她母亲强行拉到乡卫生院做引产。

她的养父母那时已经年近五十,膝下只有一个很老实的儿子,就托在医院工作的亲戚帮忙抱养一个。她养父母的那位亲戚就向负责给她生母做引产的医生施以恩惠,使得那医生给她母亲打药时避开了婴儿的要害部位。于是,她有幸成活下来了,并跟我到了同一个小山村她养父母家。

她的养父母都是那种老实、善良的人。比她大近二十岁的哥哥更是老实得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好,后来娶了个哑巴嫂子。她从小就长得十分漂亮,又聪明伶俐,深得一家人的娇宠。

那一年,村里我们同龄的女孩子都纷纷因厌学辍学了,她跟我说她也想退学,说父母老了,不会挣钱,老实的哥哥靠打小工又挣不了几个钱,她不想让父母再为她的学费犯愁了。记得我极力劝她别退学,小小年纪的我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我还记得我说的话的大致意思是:要是早早退学势必得早早结婚,这样人生这一辈子就拴在孩子锅灶上了,就像农村流行的那句关于农村女人的命运“围着锅旮旯转”一样。可她最终没有听我的劝,不管不顾地随着那次退学大潮退学了。退学后的她在思想、生活方面跟我已经格格不入了,我们的关系就此开始疏远、甚至陌生了。

那次放假,我推着车子路过她家门,她正像所有的乡下人一样,在路边石凳上吃饭。看见我就热情地拉我吃了饭再走,说着就去给我盛了饭。已经吃过饭的她站在我对面,那种清新脱俗的美丽时过二十多年的今天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鹅蛋型的脸盘,明净光洁的额头,那肌肤粉红、白皙、细腻,我真怀疑是山上的桃花落到她脸上,铺染成了那张超凡脱俗、美丽的脸。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顾盼流辉,一袭雪白的连衣裙衬得她袅袅婷婷。那一刻,我怀疑她是村西头的池塘里那美丽洁白的莲幻化出来的仙子,真有种穷尽世上一切形容美女的词都无法形容出她的美丽的感觉。

就在这天,她羞涩地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了。我不由得十分惊愕——她才十四岁呀!她说对方是比她大三岁、同村的郭军。郭军在我的印象里十分淘气,上学时他曾数次留级,后来留到跟我们一个年级,仗着他岁数大,个子也高,就在班里称王称霸的。

我又用我肤浅的见识说了一些这样早就恋爱不好的观点。她却振振有词地说:“你看我的家,父母老了,哥哥老实得那样,嫂子又不会说话。家里有点事没一个扛事的,我想从村里找一个对象好帮我家干活儿,有什么事也好有个帮衬。”

虽然我一万个不赞同她的观点,但事已至此,我的劝解苍白得就像大海里扔进去一粒小石子,连点涟漪也不起一下了。我只有在心里默默祝福她和他有个幸福的未来。

从那以后,一直住校的我跟她几乎失去了联系。我只在节假日回家时从人们的片言只语里听说了她的一些事。

她跟她的那位男友像许许多多的成年的恋人一样农闲时厮跟着到各村看大戏,说是看大戏,实则就是给两人在一起制造机会。农忙时,那个男友也像村里许许多多姑娘的男友到未来的丈母娘家帮忙一样到她家帮忙干农活。郭军到外地打工时,隔三差五就写信给她,村里人常常听到大队部的喇叭里呼叫她去取信件的声音。而她每当听到“西南坡王云云有挂号信”时,那双好看的眼睛就放射出一种喜悦的光来,在取信件的路上,一路蹬得自行车的轮子飞快地旋转。自豪、幸福随着旋转的车轮子一圈圈地画着圆……

后来,听说她在十六岁那年冬天被男友连哄带吓唬“娶”到了家,说是“娶”,其实就是晚上那男友想要她,就强行把她拽到自己家里,就算是成亲了。

过完年,丈夫郭军就带她到工地打工。由于她长得太漂亮,郭军对她怎么也不放心。若她跟哪个男同乡说句话,晚上回到工棚里,郭军就要盘问上半天,非要她说出跟那个男人是啥关系。无论她怎么解释,郭军都不能释怀。发展到最后,只要有男人跟她讲话,就会招来郭军的一顿毒打。毒打都还在其次,令人发指的是郭军竟然变态得用烟头烧她,不但烧她的脖子、手腕等处,甚至还禽兽不如地烧她的下身。几年后我见到的就是到处是烫伤的她。

在又一次被丈夫毒打后,她不想活了。此时,她已经怀有身孕,她想还是跟腹中的胎儿一起走的好。

二百粒安眠药的作用使她在医院里昏睡了三天三夜,抢救过来后,连医生都惊叹——她和腹中的胎儿居然都没事!

十七岁那年,她生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这事不仅轰动了我们这个小山村,而且轰动了整个五龙镇。甚至,在村里的大会上,村支书还点名说他们早婚早育的事影响恶劣。若都像他们这样,计划生育的工作将无法开展!这样,至于计划生育对他们的罚款倒在其次,更主要的是这下他们更出名了。大街小巷,人们在茶余饭后都在谈笑着他们的事,语气里不乏鄙夷、嘲笑。

刚生完孩子的她不但得不到丈夫的爱惜。还不时被丈夫强行同房。刚满月,丈夫就让她跟他下田劳动。

由于没有足够的保养,加上超负荷的劳动,使得她的身体浮肿,那张曾经美丽的脸惨白得像纸一样,泛着透明、瘆人的光。

夜里,她常常默默地忍受着狼一样的丈夫的蹂躏。疑心的丈夫还时不时对她进行试探。他曾数次在半夜从窗户跳进屋里查看她是否招惹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野男人”,然后压到她身上发泄他的兽欲。她不得不耐心地忍受着他花样百出的折磨。数次他正在兴头上时,儿子哭了,他就骂骂咧咧地用被子把儿子死死地盖住,嫌他搅扰自己的好事。

她的心彻底凉了。

如果说之前她还能为儿子忍受一切的话,那么现在看到丈夫动不动就捂儿子,真怕哪天把儿子捂死或者捂傻。在一个夜里,她跑了。

跑回娘家的她不时被丈夫来骚扰,用“她若不回去就杀死她全家”的话来吓唬她。她说,那时她真想死掉!可是看着越来越衰老的父母,想着父母把自己养活了近二十年,到指望自己的时候了,自己却死了。死,容易,但活着却需要十二分的忍耐力和勇气!

想通了的她没有死。

于是,她惦记着自己的幼子,她不敢出门,怕村里人的唾沫星子淹死自己。

噩梦般的日子终于用时间熬过去了。一年后,陆续有人给她说媒。

也许,由于她经历了这么多,在人们的眼里就是一株残花败柳吧?人们给她领到跟前的男人不是年龄太老,就是缺胳膊少腿的,还带着孩子。如此三番,她的心凉了。心凉了的她发誓不再嫁人。

我跟她说,嫁人的事可以先放放,但作为女人必须自立,我建议她选一项自己感兴趣的手艺学学,要先学会养活自己的本领,属于自己的路才宽广。后来,她听从我的建议去学了裁缝。由于她是到郑州的正规学校学的,回来后裁剪缝纫的衣服非常精致,大家就慕名找到她家里请她做衣服。

对于大家缝纫衣服的工本钱,她从不好意思收,说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好意思?但是最后大家都不好意思不给钱,就硬给她留下。对于小活儿,她说什么也要再抓起人家留在桌上的钱追上那人退还给人家,对于那些大活儿,她就象征性地收取点成本费。至于亲戚朋友,再大的活儿一律免费。

曾经,人们口里的“破鞋”、“贱货”摇身变成了心灵手巧的好女子。

从她逃回娘家到她再次真正地嫁人一共五年时间。这五年时间对她来说既是历练,也是滋养。曾经像过早开放又凋零的莲花一样的她,通过重新汲取生活的养分,使自己真正懂得了自己应该开放的时机和方式。

她又嫁人了。

丈夫不但相貌英俊,性格宽厚,更重要的是懂她。他不但懂得欣赏她外表脱俗的美丽,更懂得欣赏她内心的善良、纯真。

他拉着她的手说:“让我陪你慢慢变老……”

因为懂得,更要懂得。

她不顾他的阻拦一定要为他生个农村人都异常看重的男孩。做引产、生……她用她特殊的方式表达着对他的重视。

那天在街上看到他们一家六口,前面两个女儿稍大,后面一对龙凤胎刚上幼儿园。在当地是小企业家的丈夫看上去稳重随和,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她依然美丽,却不是我当年在她家门口吃饭时的那种美丽,而是一种从外到内散发出来的圆润的美丽。她美丽中带着一丝丝的忧伤,在她的笑容中,我读懂了她的牵挂……

天色渐暗,公园里的灯渐次打开,池里那些莲的身姿在各种灯光的照耀下,越发放射出奇异的美丽,在夜幕的掩映下,她们是在述说着她们的故事吗?连同那株小莲?

小孩癫痫病用药有哪些要注意的石家庄哪家癫痫病医院较好郑州哪里有治癫痫靠谱的医院?癫痫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