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盏盏都是心光(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好书推荐

久别了文字,仿似久别了爱情,在遇上的那个瞬间,差点转身就走,不是不想要,是明白不一定要拥有,这是心长成后的样子,愿观赏,愿闻芳,不愿说爱,也不想说不爱。

久别一座城市,像放下许多往事,重新来过,让一个纤尘女子,尝过了生活的滋味,才又回头寻找最初的原先,这是血性,谁也忘不了出发的初衷。在顷刻和永恒里,都不愿和岁月讲和,你明白有一种很真的爱,因为过了时间,突然不敢相信它的真实吗?

我遇上某君的时候,我已经不再是尽态百妍的女子,发线已有岁月的白,眼角也起了轻斑。女子的青春年华,已经在与岁月的抗衡中慢慢有了颓势;我遇上某君的时候,我已经不尽爱海子诗集,已经开始读丰先生的品佛,禅意顿生里,有清宁的守候,守候内心不受扰,守候责任不遗落,已习惯独活,怡情于书,陷身于一半真实,一半虚幻里,我爱自己,爱得唯美而坚强。

初见某君,他那么腼腆,那么木讷。后来想起,想调侃他说像伟大电影的男主角,一副憨厚样养着对生活,对工作的真诚,让人无法接受,又无从挑剔,不愿拥有,又不想伤害。亏我今生自种的一种蛊,空养了一身善良,滥放了一时慈悲,才信了其中或有禅意,爱注定的从不忍开始。

于杯中,与别人谈笑风声里,仿似来聚的,都是一方路人,尽的是礼,别了便称缘。我开始认为这缘应该很浅,浅到一餐饭,一杯茶,每一次干杯都是道别。又于杯中,于别人的谈笑里,分明有一丝久别重逢的旧感,仿似万般的奢华,都不及这点不修饰来让人心安,他似一半在奔走,一半执意不改变。仿似我坚持情的原先,参与这都市的繁华,一半在欣赏,一半在隔离。一点禅,禅到最后,乱了心。

我不习惯他这种不改变,心和嘴都长出刻薄来,也是善意,也是恶意,一半为了自己,一半保全朋友,推他离开!

长长的街,我先走了,我已习惯拒人千里之外,别一场无相知的相逢,仿似路过陌生城的一条平淡无奇的街,以为走过即走过。那天走的路好远,有一个不熟的朋友相陪,两不相关的人了无兴致地聊无关要紧的事,只记得窗外的风景,转了又转,不管哪一道,在我看来都陌生。

大城市的心,是玻璃做的铁心,你看它玲珑剔透,却冰冷如雪。走过城又回城以后,明白每一个浪人,都没有多余的东西可施舍,也忽然觉得,每一个皮肉包裹的铁心,只要不故意去伤害,也算是难得的慈悲。我在后来,是只愿这样:信爱人都是菩萨,也信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却不愿随意接受别人的给予,我告诫自己,此生不愿再欠,只活此一世,当明净坦然!

让一切别过,恰似想让留下的留下,溺水三千,非我所需,一瓢不取。

后来,我不记得是怎样开始自作主张地认为,有一个人始终在坚持。直到某天,我开始有点害怕,并呼喊“请别坚持了”的时候,我想起朋友说过的一句话:有一个天,有一个人来,他占了你的时间,便慢慢占领了你的心。我莫名地生出一丝恐惧,仿似自己已经无知地接受的恩赐,正要我负责任地偿还。名与利,可让我摇摆,情与爱会成我的乾坤。生活在这灯红酒绿的都市,见惯了风生水起,我无时无刻不警醒自己:睁眼-戒爱!

走近他,尝试剥开不华丽的封面,去读一本内容踏实的书,一半是读他,一半是读自己。这书仿似执意留白的国画,也承他的沉默寡言,告知你,一切仍愿简单,仍愿淳朴,可说从没改过,又或说已经懂得怎样去深藏。黑与白都分明,可是黑未必即黑,白也未必即白。如果岁月给了你奔波,给了你苦难,你仍愿意保持色调单纯,那这是一本应有禅意的书,我开始这样认为。

跟着岁月走,一颗不奢华的心,恋上了一个不奢华的人。起初,仿似自己去到了一个陌生地,面对熟悉的情景惊问:这个什么地方,如此的荒凉。后来,当执子之手,走在异乡古城的路上,掠过路人的眼光,想起曾卓那句:你敢不敢这样拉着我的手走过熟悉的人群?才明白,每一个动作,都由心而发。

我们所走的路,可能没有原先设想的那么金碧辉煌,但必定有既定的色彩可代替,哪怕是黑和白,也可诠释多姿多彩!

当一本不华丽的书,遇上一双华丽的眼,发现美丽还在,那爱情也许发生了,心也许被点亮了!

哈尔滨治癫痫病选哪家医院更好原发性癫痫的病因具体有哪些呢西药托吡酯治疗癫痫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