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人生若只如初见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剧本要闻
无破坏:无 阅读:1204发表时间:2015-10-11 22:47:11    离开家乡很多年,每次回老家都会觉得故乡的小城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永远不变的乡音,陌生的是日新月异的街道。   我决计一个人在小城里走一走、看一看,找呀找呀找从前。   【1】   一直想再看灌河一眼,于是驱车直奔灌河大桥。很多年来,灌河的潮汐声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知道,这潮汐声不仅是在我心中响起,也在许多灌河孩子的心中响起。   前些年,宁连高速灌河路段建了一座新的“灌河大桥”,前年从台儿庄回来时曾经路过。当夜幕下的“灌河大桥”华灯齐放时,我恍惚是行驶在“长江二桥”上,只有桥上镌刻的“灌河大桥”四个闪金大字,让我恍悟这座雄伟壮丽的现代化大桥真的是我故乡的桥。   我由衷地慨叹新桥的豪华壮观,可我的内心一直藏着灌河旧时的模样。或许,回到旧桥上,可以找到灌河的当初。   灌河桥头上,黑色的大理石碑上隽刻着“灌河大桥”四个烫金大字,是已故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亲笔题名的。记得当年大桥落成时的剪彩仪式是何等的隆重呀,坊间还流传着修建大桥时的一些动人传说。传说修桥时有许多大鱼前来朝拜,其实是因为大桥的修建,河道变狭窄,那些鲸鱼们游到此处只能回游,给不明原因的人们造成一种“朝拜”的假象。   听说给大桥打桩时有位年轻的女工程师下去查勘,却再也没能上来,为了纪念她,人们就在桥头用她的形象做了一个雕塑。我看着那雕塑有点像徐秀娟,但又不能确定。不管这雕塑是徐秀娟还是那位不知名的女工程师,它都寄托着家乡人们对她们的崇敬之情。   车子缓缓行驶在旧桥上,近30年过去了,大桥已不复以前的风采,显得有些颓唐。极目望去,灌河向东延伸,水天相接处豁然开朗。灌河呈喇叭口状,我知道豁然开朗处便是它的入海口,当年吴承恩写《西游记》时,乘木筏向东漂流,就在此处发现了开山岛。《西游记》中“东海龙宫”“大战二郎神”,就是以开山岛景物为原型的。   灌河两岸有许多开着灰白花的芦苇,一丛一丛的在秋风中摇曳,两岸还有许多我不认识的绿色植物在静待收获,水面上停泊着一些静默的渔船。旧桥在落成后的一段时间里,成了人们休闲时的最时髦去处。记得某个暑假的黄昏,姑姑带我到大桥上纳凉。站在桥上向远处眺望,只见薄暮的余晖给宁静的灌河披上一层金色的薄翼;晚风吹来两岸阵阵的稻花香味;偶尔有嘹亮的船工号子传来,一艘艘渔船沐着晚霞的柔晕缓缓归来。就那一次与“灌河夕照”偶遇,我便再也没能忘记它。   现在,在这个“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秋,我携着旧时记忆与灌河重逢,竟心生一种迷蒙的怅惘。是对时光老去的无奈,还是对“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感伤?我说不清,或许都有吧。   【2】   小城变化了很多,旧时熟悉的大街小巷,早已在城市的变迁中灰飞烟灭。我是路痴,面对到处是高楼的故乡小城,我俨然已分不清南北。我用纯正的家乡话向一位交通志愿者问路,那位大姐竟然用普通话为我指路。心下一惊,是家乡人的文明素质提高了,还是她把我当做外乡人了?但愿不是后者。   我一贯不喜欢喧嚣,可眼下却非常想站在大街上看人来过往,听他们的乡里俚语。听说小城最繁华处就是滨江路步行街,也许那里更能让我找到小城的风情。   漫无目的地闲逛,每走进一家店铺店主都会热情招呼。看了几家店铺,心下赞叹咱小城人的审美眼光高,那些衣服的品味都不赖。我用方言和店主交流,可她们竟然用普通话和我对话。心中犯嘀咕武汉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难道在她们眼里我像外乡人?   仔细端详来来往往的顾客,我感觉自己和她们没啥两样,却疑惑为啥会被不同对待。看着看着,笑意爬上我的嘴角,咱灌河水就是蕴育美女呀,眼前的这些女子个个明丽多姿、妆容精致,显得年轻又时尚。如果不开口说话,你会以为她们是江南水乡走出的女子,听了她们的快言快语,你才能感受到北方人的热情奔放和爽朗利落。   家乡女子的性格带有很明显的灌河气质。温婉的时候如一块精美的翡翠,养心;又如一树花开的茉莉,养肺。刚烈的时候如怒吼的灌河,无所畏惧,一往无前左乙拉西坦片有多大药量;又如滚滚的江水,侠骨柔情,九曲回肠。   【3】   在滨江路头的肯德基用了一份套餐,本想在此听听音乐歇歇脚,却不想里面吵闹的很。外面的阳光很灿烂,有点夏天的味道,出了肯德基门,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几乎被蒸干了。漫不经心地抬头,发现对面有家美容店,心下一喜,到美容院调整一下身心,甚好!   接待我的是一个青春的小姑娘,她热情地称呼我“姨”。已人到中年,可多年来我的心理年龄一直停滞在十几岁,所以总是做与年龄不相符的事、说与年龄不相符的话。我怕老又怕死,眼前这个小姑娘的一声“姨”,让我明白自己已无力和岁月为敌,但这一声“姨”让我感受到了故乡的味道。   就为这一句带有家乡特点的称呼,我在美容院泡了半天,花了点钱却很开心。   一边享受着小姑娘为我做的面部按摩,一边听音乐,恰巧播放器播放的是班得瑞的一曲《人生若只如初见》。总喜欢将一支曲子听到无韵,于是单曲循环播放。   带有淡淡忧伤的舒缓的旋律似乎是从班得瑞的指尖流淌而出,流淌过“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迷离,一直流淌到“野有蔓草,澪露漙兮”的初相遇。   听到此处,一袭记忆的薄纱被思念轻柔地揭开,如一树一树樱花绽放,绯红了怀想的天空。你会想起某个温柔的笑靥、某个流转的目光、还有某个呢哝的软语,这些都化作了琴键上宛转的音符,柔了你的情,软了你的心。   优雅的钢琴声由淡到浓,由浓到淡,余音袅袅中悠扬的小提琴声似从天籁而来。如果说钢琴拉开了思念的轻纱,那么小提琴就是在娓娓倾诉,如歌如泣,如慕如怨。琴声在流淌,流淌了一地的忧伤。表达思念的情感,大提琴过于哀伤,马头琴过于悲凉,只有小提琴能演绎出,浓情被时光淬炼出的那份云淡风轻。   小姑娘问我:“姨,你听的是什么曲子,听了想哭呐。”我笑了笑,告诉她曲名,黑龙江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在哪里?其实我的眼角也有泪渗出了。“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呀,许多人、许多事是再也回不到当初了。有时候,最美好的事物只能存放在心底,然后让岁月将它酿成一壶醇香的酒,一打开便醉了。就如昙花绽放那一瞬间的惊艳,我们用一生的时间来怀念也是值得。   【4】   从美容院出来,又是一个黄昏。按指定的路径,我径直往朋友聚会的地点走去。尽管那地儿我前一天刚去过,可走着、走着,眼前还是一片茫然。随口向路边一个逗孩子乐的大姐问路,她详尽地告诉我该怎么走,可我听不懂那些路名,只好跟着感觉走。   我一边走,一边观察路边的建筑物,希望能看到熟悉的门楼,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儿。路过一家蛋糕房,门口站着一位慈眉善目的大叔。上前问路,尽管我用的是家乡话,可他还是忍不住笑了,因为我道走反了。刹那间我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以为我是外乡人,当地人有谁会不认识道、又有谁会走在路上东张西望?   尽管我会说一口流利的家乡话,可我却被时光甩在它的轴心之外,我成了生长在灌河边的外乡人。   多情应笑我,我是如何地找呀找呀找,也追逐不上光阴匆匆的脚步。如此,还不如守着“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美好,在缤纷的落英中醉了流年。      2015.10.7   共 27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