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木马】江南漫游散记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一 东钱湖泛舟      “疑乃”之间,小船摇出了长长的船埠港湾,慢慢转了几个弯,眼前便豁然开朗,境界顿阔。东钱湖——浙江的第一大湖畅开她博大的胸怀任我们东西飘荡,恣意游览。   船工放下橹桨,挂起白色的帆,帆在风的鼓动下,张开了翅膀。虽然风很小,但足够把帆的向往张扬。而帆也很小,在这样漫漫的水天里,但足够带我们在水上缓缓向前。风轻轻的,我们的心也轻轻的,情绪便在这轻轻之间随着缓缓的船儿悠然起来。看湖绿的水打着轻微的涟漪,却有水的抚摸痒痒地舒服地传上心来,秦少游那“佳期如梦,柔情似水”的感觉,就从手上漾遍了全身。奔波的劳累、工作的艰辛、人事的烦忧,都被那质朴的湖水洗得清淡了。眼前只有那蓝灰的水啊,只有那一片柔意,一片空间的浩瀚和一片帆的逍遥。   看湖四周,丘陵怀抱,影绰朦胧。湖中岛渚,别有情意。那儿是一派古老的村落,有几户人家临水倚坡,水岸边有几级石阶,有妇人临水洗涤,悠悠自在。不远处有一石砌的灰灰围墙,墙门中可洞见低低的黑灰围墙的古老院落景象,要寻二三十年代乡村风光,找《春蚕》中洗团匾的场景,这儿似乎可以找到影子。忽见墙门口有婷婷的少女,穿着现代时髦的衣服,脆脆地唱着流行的歌,给那青渚村野平添几分时代的生气。   这实在是别具性格的东钱湖。一边有现代城市的喧闹传来,繁华景象射来,楼阁宾馆傍岸。一边却更多自然的本色、水村的质朴,她不象西湖、玄湖、大明湖似的大家闺秀,在幽幽华贵之间闪着过多的人工雕琢,也不象绍兴的东湖,小家碧玉般地狭隘奇俊,她似乎是山村的秀姑,更多自然质朴放达和爽朗,又不失体面和温柔的情致。看那湖接湖、湖套湖,水映山色,山添水彩的景致,就让人留恋忘返。   船儿几次拢岸,登上湖中的岛渚景点观光,小普陀、补陀洞天等虽有其特点,然而总引不起我的多少情趣,我的感觉还是湖中泛舟更有情味,于是总是粗粗地在景点转一下,便催着船工升帆。   湖中水色多彩,灰蓝绿翠各有奇趣。船过菱萍处,一片青翠让人欢快。船入蚌殖林,排排似刺刀斜出水面的竹梢令我们惊叹。船工告诉我们,等过季春,这儿就要养殖河蚌,盛产珍珠,这湖便更显得神奇了,那充裕的养料给着人们物质与精神的体味,而它默默敞开着胸怀,坦坦荡荡地把自己的一切呈示给我们……   忽然,一只快艇飞速而来,船头绽开白花,船尾抛泻素涟,把平平的湖水搅成波浪,转眼就驶向前面去了,把波浪留给我们一时身心晃动。现代的科技带来了速度,现代的生活也讲究节奏。可是此时,我却不想速度。我们本来就是从太快太紧的生活中抽出身来,来寻求一份悠闲一份逍遥一份自在一份轻松。看来乘快艇的人是想寻求另一种刺激,或许是急着去看湖里岛渚的景点吧。   风轻轻,船悠悠,我们的情意在水里又轻柔起来。望天际薄云,抚水珠沦涟,让我们的心在湖中轻轻悠闲。我们从海边来。海也许是严历的父亲,狂涛巨浪,咆哮怒喝,给我们一种激越之情,而此刻,我们似乎在母亲温柔的怀里,安宁静谧,无牵无挂无忧无虑,悠悠间涌起一种依恋挚爱和纯真的情窦。   我们一时兴起,也拿起划浆,轻轻划动,浆片击水,轻柔之中,又分明感到水的力量。船速快了。船工却轻轻地把着舵,自由地哼着他的“渔歌子”。   四月的天气,有点孩子气。阴阴阳阳的空中忽地飘来了一层淡淡的云,迷迷糊糊地织开一天雨丝。那雨丝很细很细,针似的斜飘着,在脸上软软地搔痒,头发却慢慢渗出水来。船工正想为我们挂个遮篷,被我劝止。还是让我们享受自然的恩赐吧。人啊,在太多太多征服自然的雄心中把自己给孤立起来。现在的城市已与自然有了隔阂,方正的铝合金门窗紧闭的时间太长太长,隔阂自然的工具太多太多。只有在这还保持自然色彩的湖中享受这无声的春雨的浇灌,自会别有风味。春雨是不伤人的,而自然也厚爱着它的子民。这不,就这一会儿,湖上空又渐渐露出太阳来,在阳光中,雨丝闪烁着晶亮着,慢慢地消失了。船儿依然悠悠,风儿依然轻轻,湖水依然柔柔,我们的心就这样静静地在摇篮似的小船上,在质朴爽朗村姑般大度的湖上,在柔似母爱的茫茫碧水间,在东钱湖宽广的怀抱中,像帆那样鼓张着,飘曵着,逍遥着……      二 夜观灵峰      去雁荡灵峰是在傍晚。朋友说,白天的灵峰山秀石奇,洞幽穴妙,不过与雁荡的其他景点区别不大,晚上的灵峰却别有风味,不要错过这个机会。自然,这种指点有着权威性,多听朋友的意见可以获得高效的游赏成果。   太阳早下山了,月亮还没有升起来。四周是暗下来了,而天幕还是灰亮的。路上有地灯照着,没有磕磕绊绊的障碍,不用摸摸索索的探路,大可大步前行。游人真的成群结队,络绎不绝。似乎散客很少,都组队前来的。只有我们两人是散兵游客,自由是自由,可夜观却会迷失景点。我们便跟定一个队,既不会错过景点,又可以听导游的提示。   导游引导着,我们观看那一座座崖峰被夜色剪就的倩影。初时也没有什么,这个石崖是犀牛之状,那个石崖是大象之态,像是像,不过也没什么奇特。只是觉得,夜色之中,转角抹弯地跟着导游,展着想象,似乎这已不是一般的旅游了,人的思想似乎与那景点组合起来联系起来,我们不是简单的用眼睛观赏。   夜色渐浓,天幕却灰亮起来,合掌峰便在灰亮的夜色中展现在我们眼前。合掌峰是灵峰景区的中心。合掌峰是由灵峰和依天峰合成,白天看时,如双手合十,这似乎既有以形命名的意味,但“合掌”一词,大概又带有一定宗教意味。在群峰的环拱中,270来米高的峰崖危然而立,独成雄姿,成就了雁荡一奇景。   站在灵峰饭店门前,在导游的指点下翻身仰望,那合掌峰竟惟妙惟肖是一只背负青天高高蹲踞欲展开双翅腾飞的巨大雄鹰,那神态,那姿式,真个是活生生,雄纠纠,威赫赫,深入我脑海。而此时导游妙嘴生花,描绘得细致具体形象逼真。然后朗然诵读郭老的诗来:“灵峰有奇石,入夜化为鹰,势欲凌空去,苍茫万里征。”那诗句大气雄浑,与那奇景一起给人以力的腾跃,意的奔放,情的振奋。   转过屋角,在导游指定位置,人们抬头仰望了一眼合掌峰,有的便窃窃咬耳而笑,有的低头似羞,有的竟朗声大笑。我便也抬头一望,原来那峰形恰如一对硕大丰满的乳房。“没有母亲的的乳汁,也许就没有我们的生命,母亲的乳房是多么值得景慕啊。所以,人们又称它是双乳峰。”导游轻轻一点,竟把那形象的意蕴一下升华了,刚才人们的情态也许是看到那形象时产生的低俗的意味外显吧,现在似乎都有一种庄重感似的肃穆起来,看来正确的舆论引导是有成效啊。   我们往前移动几步,再看那峰,却一下子成了一个身着旗袍的苗条少女,凝视远方,似有所思。“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少女只是忧郁远视,大概是个“相思女”吧。不知现代少女是否还有这种思情,还有这么深沉?……   转角拐弯,很快就到了花坛东向,我眼前的合掌峰竟是一对紧相依偎的情侣的剪影,左边一个是俊秀倜傥的男汉,正伸出右手抱着那个体态婀娜的女郎,女郎踮起脚跟把左手挽在男子的脖颈上,正在进行着“甜蜜的事业”。真个是“恋人月下意缠绵,开出名山并蒂莲;霜剑风刀斩难断,林泉风石缔良缘。”忽听身边游客在争论,一个说那是情人月下幽会之境,一个说那是夫妻久别重逢之情,一个说该是临行别离之情更有意思。尽管导游按他们编定的内容解说着,可人们还是各执己见的展示着情节,也许这里面蕴含着各自的经历或感受吧。这或许就是灵峰奇特之处。人的参与使景物有了灵气,有了生命,有了情感,有了生动的内涵。当导游带我们在临碧亭前,指点着白天看似金鸡翘首啼叫,此时幻化成偷看夫妻峰的牧童的金鸡峰和夜色中恰如一个转首向外的老婆婆头像的双笋峰,及四周的山峰,把它们各自的峰形汇聚一气,竟编成一串富有故事情节的民谣:“牛眠灵峰静,夫妻月下恋,牧童偷偷看,婆婆羞转脸。”人间生活似乎就在这灵峰之中,就是那众峰之像。人与峰,峰与人,便在不知不觉中勾连成一线。   转而一想,那山那峰毕竟是千年站立的,形状固具。虽然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正如白天去大龙湫时那座剪刀峰或是鳄鱼峰,就有“入侧为剪刀,中立则为天柱,尽处则状如展旗”之说。不同方位不同视角自有不同的景象,这自是山峰历经风雨形成的独具个性的形态使然。而夜色是神妙的,它朦胧,它暗淡,它消去了白天的色彩,它用自己特有的魔法营造的峰崖新的形体情态,留给人以暗箱的艺术操作。至于千奇百态的传说,都是外人抱着各自的心态在暗箱内进行操作加工而成的。人对自然的赏析评价产生着美丽多彩的故事传说联想。而这种对自然的情形不正闪烁着哲理的玄机。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那一块石,一道峰,经历越奇曲,便越有个性,越有被人饭后茶余闲说的话柄。而不同情感的人,不同思想的人,不同好恶的人,不同层次的人,就从他们的自身的心理、自身的经历、自身的体验、自身的情感出发,站在不同位置在自己设置的暗箱内进行操作,对你指指点点,评头品足。人与人有很多相同,人与人更有许多不同,这是现实。谁也无法阻止,谁也无法回避。我们不妨就学学那千年站立的灵峰,任他评说,我自有我的形象,我的诚信,我的气度,我的情味,我的信念,我的活法,我的独具的情操品行,何必在于他人说你高尚说你卑下说你这个说你那个呢?“我们还是走自己的路,呈示自己的人性,不为他人的褒贬所左右,管他是“一地鸡毛”还是“一声叹息”,只要自己行走的是个实在的“人”字。   否则,即使是灵峰也就会失去它的存在意义。      三 细雨河姆渡      在一个细雨飘洒的午后,我们踏上了向往已久的河姆渡这块土地。   乡间绿野,草树葳蕤,简单的墙围、古朴的竹笆圈起了河姆渡遗址。   从河姆渡遗址博物馆走出来,在飘忽的细雨中,我们跟着讲解员走进了被挖掘的那片褐色土地。从架空搭起的围廊上,扶着银亮的不锈钢栏杆俯瞰,方形的框土上是一些凌乱的木桩和破残的瓦器,还有那高树的古井的井架,没有什么奇迹,也没有什么景观。且没有半坡遗址的宏大。然而,这里却有一部历史:7000余年前先民的生存情态、生活的意境,新石器时代的文化历史。而那些木桩的化石、瓦器的质地、食物的化石正是那个历史的见证。   看着那一些原始的景象,我的心不禁在细雨中也飘忽起来,穿越时空,眼前浮现的是木桩上架空而建的橄榄式茅草屋,屋榀榫头和卯眼相接串成一排,屋梁与屋榀镶嵌,连成一体,有了抵御大风雨的牢固。先民们不但狩猎,也开始了养殖,山鸡养起来,小猪养起来,于是,风霜雨雪都有了生活的保障。更重要的是他们开始了种植,用那石锄骨铲翻地培土。并且有了稻谷的种植,这是开先河之功。他们在石臼上用那木柄石杵碾出谷粒,不再只是吃野果兽肉。他们织麻衣,重装饰,头上戴着用石或骨磨制的精巧的“钗儿”或“簪儿”,脖上戴着骨制的“项链”,生长着美的意蕴。……我似乎进入七千年前的这片湿润的土地。   讲解员带我们进入到模拟的部落群居的茅屋。大大的群居的屋内有着泥塑人像的生活形态,似乎与我的想象接上了轨。于是,那些塑像就活起来动起来,我分明感到了他们的生活气息。七千年前的气息。我的心便像这细雨在这气息中飘忽着。……   回归没有车。这里毕竟还偏僻,或许这里还古远。我们在讲解员的指点下,像先民那样在河姆渡口乘渡船过了河,沿着田间小道走了一程,穿过一个桥洞,绕过一个山村,才找到公路等车,极其耐心地等着。好在雨很小,且渐渐停了下来。心里不再飘雨,却飘起一种奇怪的念头:河姆渡的先民是值得景慕的,他们在原始的生存环境中创造着他们生活的新形式,创造了那个时期特有的古老文化。   七千个春秋,沧海桑田,历史发生了多少变故,而我们在二十世纪中叶的木屋还是采用着那时接榫的形式,只不过接得精密点罢了,农村的石臼三十年前还在广泛使用着,我们生活中有很多东西竟留有七千年前的原始影子。   生活在原始的衣食难着、风雨威胁的时期,先民们怀着生存的忧患,运用他们的机智和勇敢,奋力创造着他们的新生活。架空的橄榄茅屋,该是他们防御水涝虫兽侵害的结晶;接榫的构造,该是他们抵御狂风暴雨损害的智慧;稻谷的种植、家禽的养殖,该为他们面对生活高瞻远瞩的探索成果――生活促发他们的努力改造生存的环境,他们的创造又推进生活质量的提高,河姆渡边闪出了古文明独特的光彩。河姆渡遗址是一段历史。先民们奋发创造的历史。人的精神的呼应才是历史的真正意义,睡在茫茫的历史大床上鼾声阵阵决不是对历史的珍惜。我们太需要创造的空气。   而我们曾经在封闭的门内生活了太久,太只求温饱,太安于现状。七千年,有许多东西竟只有稍稍的改进。抑或是我们的故文明的光彩太耀眼,把我们都迷沉了,沉睡在“地大物博”、“四大发明”的炫虚的满足中,很少前进,很少创造,我们已少有忧患了。   其实,创造也需要一种忧患。时代的变迁,忧患的内容自然不再是七千年时的东西。环境的危机、人口的危机、精神的危机……敢于面对危机奋发者才会有创造。   太满足、太喜欢大团圆、太爱唱太平歌、太爱作大庆祝、太会被眼前的利益左右,我们是否该有忧患,有点生活的新企盼,有点高瞻远瞩的设想呢?   汽车终于来了。半个多钟头没有白等,我终于找到了古老的河姆渡与现代相勾连可借鉴的通道。   治癫痫病方法有哪些黑龙江哪个羊癫疯医院好荆门看癫痫上哪家医院武汉哪里才能找到治疗癫痫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