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走凤凰(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小说

凤凰,我又来了。远远地,一眼瞧见那些吊脚楼,似曾熟悉的神秘的气息,裹着沱江水的清凉,绵绵而来。

清澈的沱江,自凤凰城西北逶迤而来,沿古城墙向东南潺潺而下,静卧的古城便有了动感和灵性。河水日日夜夜流淌,会带走很多,但有些物事不会随滔滔的河水一同流逝。那些与河流有关的性格,也会永远楔入江边人的生命里,化作血气与梦想。比如沱江与凤凰人。

站在沱江边,但见清绿的水草随水飘荡,绿波之下仿佛闪烁着隐忍的微笑,神灵的气息或许早已运行其上。恍惚依稀间,水漫过来,漫过我的脚,我的身子,将我轻轻托起浮在水面上。澄静的天空就在我的头顶,阳光如水,清风如水。我被水包围被水浸润,成了水中的一棵绿草,一尾青鱼,抑或一道水纹……

凤凰古城,背依一峰形似凤凰的山,原本是一座修在大山里的军事城堡,汉人居住城中,星星点点的苗寨散布于周边。时至清代,凤凰镇(镇筸镇)依然实行“屯田养勇”。吃兵粮,用性命挣前途,成为凤凰人的世代传统,直到沈从文的时代。

就在这个初秋,天刚蒙蒙亮,我已悄然行走于古城,走过一条条古老的巷子。石板路,古朴的店铺,已成棕色的木板门,各具情态的招牌,玲珑的红灯笼。没有白天的喧哗,没有白天的浮躁,唯有沉静与安然。走在空荡荡的东正街上,许是昨晚下过小雨,石板路之上浮着湿润润的凉意。偶尔跑过一二个背着书包的孩子,抑或骑着三轮车送货的汉子,车子吱吱呀呀地一路响过,又归于无边无际的安静。我又一次触摸到了古城沧桑的内核,沧桑里透着隐约的奇异,甚至古怪。我缓缓地走着,在古老的气场里载沉载浮。

天渐渐地亮了,古城依然将醒未醒。往前走,穿过一道古老的石拱门,就来到了迥龙阁。走过田兴恕故居时,我叹了叹气,曾经多少次想进去看看,却一再错过。田兴恕曾留在日本参加了同盟会,回国后任职湘西,是同盟会在湘西的核心人物,民国初年主持湘西军政。当然,相比熊希龄、沈从文、黄永玉,田兴恕的名字可能没有那么响亮,但不能否认他也是凤凰优秀的儿女。

再往前走,就到了沱江人家客栈,其质朴而老旧的大门,门前那对石雕的土地菩萨,还有老板包大娘慈祥的笑容,已无数次在我的梦里闪现。若干年前,我曾在沱江人家客栈住过几天,客栈干净清爽,墙、地板、天花板全贴着朴素的杉木板。每天一大早,我就醒来了,侧耳倾听,沱江在窗下涓涓流淌,槌衣棒一起一落的叭叭之声时断时续,更有清越的京剧戏腔婉转起伏。

于是,总是在凉凉的清晨,站在临江的木廊上,但见薄薄的晨雾轻漫于河水之上,隐隐约约地,就在对岸,石板上不少姑娘大嫂在洗衣裳,岸边停靠着一串小木游船,唱戏之人却无影无踪。再往下看看,便是当时有些破败的万寿宫,斑驳的万名塔,还有些藏在沙湾的老木板屋屋顶。

沱江水年年岁岁依旧,河上撑船的艄公却岁岁年年人不同。想当初,沱江作为凤凰惟一可通航的河流,乃是惟一通向外界的水路。多少个或阴沉或明媚的早晨,城中所有为着豪情与幻想奔赴他乡的热血男儿,携着小小的包袱走上了沱江上的一叶扁舟。而入夜时分,多少外出抑或路过的船只纷纷靠岸,码头上一片热闹,客栈也随之热闹起来,演绎着小城斑斓的夜色。

隔壁就是黄永玉的夺翠楼,夺翠楼的名字简直太传神了。我曾长时间站在万名塔前,眺望夺翠楼,如一只将飞欲飞的凤凰,自沱江之滨一层一层地往高处铺展。每层都是单独的古典楼阁,左右都有精致的雕花木窗,倘倚在窗前,朝可观日出,晚可看落霞。此楼为黄永玉亲自建造,虽他不常住此处,却看得很重,曾为夺翠楼写了一副对联:“五竿留宿墨;一篙下洞庭”。真是有些气魄,黄永玉式的气魄。

此时,天已大亮,四处依然一片宁静,我站在沱江人家客栈前,眺望往昔的日日夜夜,却无奈地发现,客栈已成了一家面目模糊的酒吧。我满心失落,折过身来往回走,穿过石拱门,沿着石头城墙旁的小巷缓缓前行。浅红的石城墙上间或长了些杂草,另一侧便是绵延的吊脚楼,小巷越拉越长。行不多久,就到了北城门,出城门就是旧时的码头。旧时的凤凰,也曾是湘西的重要商业聚集地,纷繁的货物走水路运至此处,再流向大大小小的苗寨。厚实的城墙,高高的古城楼,及老城门上斑驳的铁锈,皆在无言诉说着古城纷纭的世事,曾经的荣华曾经的悲欢离合有如烟花扬州般在时间的深处飘零,若隐若现,直至沉入缥缈的往昔。

沿着旧旧的石阶,来到沱江边,清新的水汽挟带着微微的腥气飘然而来。沱江的水为淡淡的青色,淡淡的雾气四处弥漫。两岸参差错落的吊脚楼笼上了浅浅的梦幻,些许的孤独与丑。往下是虹桥,静静地横跨于沱江之上,从容而又超然。我与故人,在某个秋日黄昏,曾靠在虹桥二楼木窗前,俯视沱江水如浅绿的绸缎漫过,曾默默地祈祷,但愿此生静好,默默相守。其实,过后就清醒地知道,春夏秋冬过后,风霜雨雪过后,或将一个人默默地拉着离开了人间的世界,或将之拉到了无希望的境地。虹桥门柱上黄永玉亲撰的对联,曾反反复复地念过:“今夜皓月,谁在回龙潭上,华灯楼船,彩影荡漾,弦歌映山山映水;照眼春阳,廊桥正午十分,醉客雅旅,游侠高僧,靓景如梦梦如诗。”而今想来,满腹凄凉。站了起来,在岸边走来走去,恨自己不能低到泥土里到河水里。

天彻底亮了,一方方敦实的跳岩,如褐色的琴键般铺过沱江。站在河间的跳岩上,四处张望,宛转的沱江、岸边停泊的小船、密密的吊脚楼群、虹桥,江上偶尔浮起的薄雾,演绎着一幅令人沉醉的画卷。

吃过早饭,雨说来就来了。雨里的凤凰,才是真正的凤凰吧,仿佛沉入了水底,捞也捞不起来。像是从文先生写下的每一个文字,湿而且亮,又如鸟儿圆圆的眼睛,永远都怀着某种神奇的使命。嘀嘀答答的雨声里,走进那座带天井的院落。一百多年前,先生也是在一个雨天里降生的。这是一个宿命。

我就站在先生降生的那间屋子里,那张老旧的雕花大床静默无言,隔着窗棂,愣愣地看檐外的雨水。青色的密密的雨,不管不顾地从天而降。先生幼年时的书桌,陈列在进门右首狭小的厢房里,桌面斑驳破损,刻满岁月的痕迹,与此屋里的大书桌隔窗相对,气息相通。六岁时他就进了姨夫的私塾读书,“这两年学堂我学会了什么呢?”“我学会爬树、钓鱼、打鸟、看傀儡戏……总之是一切小痞子会的东西。”每天早晨,他挎着装书的竹篮,乖乖按时出门,没走出两步就把鞋一脱,光着脚跑了,野去了。很自然地,也挨过打,也罚过跪,跪在祖宗的牌位底下,每次要跪一炷香的时间。但囚禁自由的那位严厉的父亲,可能没有想到,任何方法都不能拘束那颗好奇的心。它跳着,以一派率性而为的野气,依然跳到各处去听,去看,去嗅闻。

从长衫少年,稚气小兵,到《边城》作者,高校先生,早年军旅生涯中磨出的虎虎生气,怎么那么快地变成了一派和善慈意,温儒优雅?凝视他求学时经常藏在土地庙里的旧书篮,那张陪他半生的书桌,那台他喜爱的旧式留声机,还有他最后回家乡时和夫人张兆和在金鞭溪留下的合影,想到一个人全部的人生,全部的爱,都浓缩在这些小小的散着木香的器物里,浓缩在黑白的光影瞬间。我对造物者的神力充满敬意,我对生命的无常缄默无言。

当我站在亮亮的天井里,打量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人影。一群群人,为了他那些文字里的江水、木楼和爱,巴巴地从天南地北赶来,却只是如过江之鲫,挤在古城的客栈里、酒吧里、小店铺里。他不喜欢寂静,却未必喜欢如此的热闹。

之后,纷飞的雨里,坐木船顺沱江而下,行不多久,从江边一个小码头上岸。沿着曲折的上山小径,去寻先生的墓地。墓地很简单,只有一块一米多高的大石头,听涛山上的五彩石。墓碑没有围栏,没有台阶,只用鹅卵石将地面铺平,除此之外再无他物,朴素洁净。我轻抚大石上淡绿的小字,遥想先生一生逶迤波折,可慨可叹,却独得江河之灵,乃成有情有义的君子品格大家风度。

没有人能像沈从文,怀着那样细密绵长而质朴的情意写生命写爱情。阅读他的小说,那些繁与简、粗与细、婉约与明朗、人性与神性,缠绕交错,曲曲折折生长出集合了“浪漫与严肃,美丽与残忍,爱与怨”的神秘情感。那些翠翠、三三们,那些吊脚楼上的女子和水手,他们全都像这青山上长着的一棵树,清水里游着的一条鱼,依然真真切切地在这里活着,也爱着的。

恍恍惚惚地,走在凤凰古城,每一条幽深的巷子,每一栋或旧或新青墙青瓦的院落,皆在一声声叹息。我在巷子里游来荡去,我甚至不知道,我在找寻什么。我好似回到若干年前,那时古城还安静从容,那时我也漫步古城。

那是天气晴好的深秋,就在昏昏的中午时分,我在小巷里穿来穿去。小巷好似静默于历史的深处,让我忘却了时间。不知不觉间,一堵褚红色的高墙灿然于深宅大院丛中,很有些特别。高墙上排着上十幅浮雕,无非是些花草之类,于斑驳间散发着高贵和典雅。我走了进去,步履间有些迫不及待。

走进过道,光线为之一暗,很快又豁然开朗,露出一个小四合院。院中为一方红砂石石坪,正前方为一字排开三间木屋,雕梁画栋,通体为略呈老旧的红。正中为一圆形月拱大门,拱门四周乃奇异的冰纹花格,两侧全是花格通风木窗。奇的是,木屋外,为长木走廊,立有一米多高的木制栅栏,红里漫了浅浅的灰白。拱门前面,则砌有宽宽的五级扇形石阶,紫红砂石阶。其时,秋阳灿烂,石阶升腾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红雾,我随地坐到了台阶上。

一转眼,正前方,为一木楼式古戏台,花窗玲珑,飞檐峻翘,地道的大家风范。戏台正中题曰:“观古鉴今”,两侧圆柱上悬挂一副对联:“数尺地方可家可国可天下,千秋人物有贤有黑有神仙。”为宝蓝底金色字,有些鲜艳。再一细瞧,戏台不大,正壁彩绘福禄寿三星,两侧设小木门。于红木墙小青瓦之间,古老而浪漫的气息幽幽而来。

如此典雅的古戏台,是我第一次见识。这偏居一隅的院子,乃称朝阳宫,原本是“湘西王”陈渠珍家的宗祠。每年定期举行祭祀典礼,春有清明会,秋有中元会,冬有冬至会。届时,族人聚集于此,以三牲酒礼行三献礼,仪式十分隆重,还常会上演傩堂戏。

陈渠珍就是风云一时的湘西王,在乱世里挥洒万丈豪情,如今却归于寂然。就在这天上午,从从文故居出来后,辗转于古城小巷,找寻朝阳宫时,却迷失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未曾找到陈渠珍的印记。但我知道朝阳宫依然在某处,而傩堂戏虽曾盛极一时,可当儒家文化成了中国正统显性文化之后,便转入民间,成为了隐性文化,等待激活。

到达古镇时,已是傍晚,天将黑未黑之际。璀璨的灯火却如流水四处漫溢,以别致而又陌生的方式击打着我。时间仅仅过去几年,走在夜晚的古城,却如同来到热闹繁华的都市。到处都是人群到处都是喧哗,甚至丽江摩梭女孩的披肩店与手鼓店也流落到了此处,还有诸如北京故事等小店,也随处可见。我有些惊愕了,古城的宁静与从容已踪迹全无,凤凰已不是我曾经的凤凰。当耳边传来阵阵震耳欲聋的音乐,看到那些光怪陆离的酒吧招牌,我甚至有些惊慌无措。

胡乱地转到虹桥,又穿过虹桥,来到沱江对岸时,原本宁静的西岸老营哨更是酒吧的天下。一家家酒吧铺陈而去,有乐队,有歌唱,有喝酒、暧昧与奔放,那些喧闹的乐声奔涌而来,真是不知今夕是何夕。走进湘西往事酒吧时,倒有一种意外的安静,如一方静止的留白。依在窗前,倾听黑暗的沱江,倾听灯火里的凤凰古城。很快,我悲哀地发现,安静转瞬即逝,喧嚣从四面八方不折不挠地席卷而来,刹时填满所有的空间,只得狼狈地逃离满天满地的喧哗。

忆起昔日的虹桥底下,众多身穿苗服的苗族女子摆弄小摊,一位老婆婆的锉花摊曾令我不忍移步。那一件件红艳艳的精美的锉花挂在风中,有十二生肖,有花朵,有仙桃,有老鼠嫁女,在风里摇摆着鲜活起来。第二天一大早,我直奔虹桥下的桥洞,来来回回找了几次,虽有苗家女提着小竹篮叫卖鲜花头饰,但那些小摊已无影无踪。顺着城墙往北走,小巷里游人不多,远远地看到一位身穿苗族服饰的婆婆坐在小摊前,急急地奔了过去。就在她的身旁,一溜摆了几只小竹圆盘,亮丽的黄绸布上,摊着些绣花荷包、绣花鞋垫、小孩鞋子等之类。我蹲在小摊前挑挑拣拣,有一句没一句与她聊天,欢天喜地地买了几只绣花荷包。后来,在北城楼上,我又见到了一位老婆婆,安静地坐在角隅里,守着她五彩缤纷的小摊。仿佛怀揣着某种安慰,我悬着的心终于平和了。

在凤凰长长短短的小巷里,在悠悠的沱江两岸,游人如织。他们惊讶于凤凰边城深厚的内蕴,乃至伫立许久,不忍离去。可正是他们携带的喧哗,使得凤凰城陷入无边无际的喧嚣,陷入一轮又一轮清醒与迷离之中。凤凰已不能坚守安静与平和,凤凰人还在坚守吗?我站在虹桥二楼,任怜惜的眼光在古城之上空游走,不能言语,也无法言语。都是这里的,这清波,这江水,这日头下的爱与美。任时光流逝,谁什么也带不走,也不用带走。

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羊癫疯比较好兰州治癫痫专科石家庄哪家癫痫医院更好?江西哪家医院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