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云】老屋(散文)_1

    岁月更迭,时光变迁,记忆中的老屋,在转眼之间,渐行渐远。站在时光的交叉路口,我在找寻着老屋的影子。我哭着喊着,让时光等等我,让我与老屋作最后的告别,偷偷捧老屋里的一把流光,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充饥岁月(散文)

    1.口粮大约在我七八岁时,就已经能够排着队领取生产队分给我家的口粮。通常是在初春或者入秋后的某个中午,挂在我家房檐下的方形广播就会传来队长的声音——这次不是派工,派工的声音是至...[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风恋.两年庆】残荷 (散文)

    深秋时节,池塘边已是一片萧瑟,曲折的小路上,人迹杳然,枯黄的落叶在秋风里辗转飘零,寂寥地飞舞着“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惆怅,悲壮地喧染着秋之韵味、装点了秋的凄美,终化着来年一啜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逝去的煤油灯时代(散文)

    在忠信镇老街僻静的一角,每次我经过的时候,都会看到一个瘦瘦的个头.精神矍铄的老人在路边守着一个卖煤油灯的小摊子。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煤油灯,我总忍不住停下脚步多看两眼。都什么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有奖金”征文】兄弟,一路走好(散文)

    秋风阵阵,校园的银杏树叶撒了一地金黄,走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音,草坪里的杂草还是深绿色,多少给人一些安慰,这个秋天还不算太萧瑟。上完课回到办公室,微信图像闪烁,打开一看,是一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暗香】煎饼这东西(散文)

    当我家还有一个小院的时候,靠院门的门厅那儿,有一个煎饼炉子。煎饼当然也可以盘腿坐在地上摊,鏊子就支在面前的地上,但那很快就会腰酸腿疼,非有长年累月地的练习,坚持不了多久。于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那年丁香】那年初冬(散文)_1

    一、初冬游万绿湖那年,江南的初冬气温骤降,山野终于可以和北方的深秋比美了,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是初冬最美的享受。我来不及欣赏更多的如画风景,周五背起行囊,匆匆离开江南老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和梦一起狂舞(散文)

    此时,心敲着重重的响鼓,是风,以刺骨,诠释着冬的深至,也许再过三天,就是冬至了,冬至这个节气的到来,对于闽南人来说,吃上热喷喷的圆滚滚的汤圆,这股浓浓的甜味,就已经告诉人们,...[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大奖赛”】房子的记忆(散文)

    时间如光,须臾即逝。浑然不觉中离开煤矿,脱离煤矿生活整整二十年了,这些被煤尘浸染的记忆清晰而明朗,就像揣在怀里的那一枚银光锃亮的硬币,沉甸甸的带着我咸咸的体温。上世纪七十年代...[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夏日风情”征文】甘溪明月(散文)

    甘溪镇明月村,蒲江县的一个行政村,它位于蒲江、邛崃、名山的交汇处,临溪河自西向东,穿村而过。村庄地势平缓,属浅丘地形。村内竹树摇曳,茶园密布,村舍棋布,绿道蜿蜒,好一派田园风...[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