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海蓝】目睹六十年人们婚姻的变化(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随笔

自从混沌初开乾坤始奠以来,凡有生命的物体,包括动物、植物和菌类,都有繁殖的欲望和本能。人类是高级动物,足具智慧,不但有丰富的语言,而且还使语言“天花乱坠、五彩缤纷”,于是人类称人类的繁殖为“繁衍”或“延嗣”。同时,人类的两性结合被称为“婚姻”,而且更具艺术色彩。

我们知道,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民族,艺术的表现形式和蕴涵内容是各具特色的。婚姻与艺术一样,地方不同,花样和色彩就不一样。

在我的家乡都安县高岭镇,那里几乎全是壮族人家。我19岁以前,一直在家乡生活,我对那里的婚姻习俗是亲眼所见、了如指掌的。在我出生以前,那里的婚姻情况我虽不得目睹,但我在童年时也曾听到过家乡老人的谈论,而且他们各自的说法并无二致,因此可以相信他们不是瞎编的。

在封建时代,家乡那里的传统观念人人心知肚明,结婚是为了传宗接代、“继承香火”;生的孩子越多越光荣;生的男孩越多越受人尊重。

在封建时代,在家乡那里,婚姻都是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谁要是不遵这个规矩,那就会遭到社会的遣责和冷眼,这与国内其他地方是基本相同的。

在封建时代,在旧中国,男尊女卑思想特别严重,丈夫有“休妻”特权,女子却要“三从四德”;男子可以游荡江湖、寻花问柳,女子却要不出深闺、格守贞操。那时代,女子要与男人平等,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要等兔子生了角才行,想都不敢想。在旧时代,作为子女,婚姻大事全由父母包办。我家乡的情况,也是大抵如此的,这在今天是不可思议的。

在封建时代,在旧中国,在我家乡,祖祖辈辈传承着一种观念,认为婚姻是天定的,各自有其姻缘,正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之类说法。于是那时的青年男女们就这样想:既然姻缘天定,更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还有自己什么事呢?那就只好听天由命吧,嫁鸡随鸡、嫁犬随犬罢了。

自从孙中山闹革命推翻了封建王朝之后,在民国之初兴起了“新文化运动”,这时封建思想日渐没落,妇女的地位有所提升,“婚姻自由”的理念开始萌芽。据家乡老人说,那时家乡人感觉到时代变了,人们开始摒弃封建的婚姻观念和婚姻陋习,并逐渐地“开化”起来。

在民国时代,我家乡的婚嫁习俗是很有趣的,因为它既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成份,又有“两相情愿”的成份。女子不再羁绊于深闺,男女之间不再那么隔阂,男女青年逐渐有了对话交流的机会。在家乡,这种对话交流的形式,最初是从对唱山歌开始的。

小时候我在家乡,就听得老人们说,自民国以来,婚姻嫁娶的“老规矩”一直没变,大家都按“老规矩”、“惯例”来办。那么“老规矩”、“惯例”又是怎样的呢?在我生活在家乡的那19个年头里,我耳闻目睹了这一切。

那时是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已经建立了新的婚姻法,法定结婚年龄是男20岁,女18岁,一改封建时代男16、女14的旧制。当时也有超过25岁才结婚的,但人们不会以此为谈资笑柄的。我家乡那里的人家,几乎全是壮族,那里的婚俗,跟其他兄弟民族相比,是有所不同的;跟别的壮族地方相比,也是有所不同的。

在我的家乡,当男女青年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时候,男方的父母就去找资深媒婆或去找能说会道的熟人,委托他们为儿子目测合适的人选。所谓“合适”,含义不同:富裕人家、当官人家讲究门当户对,品貌兼优,但实际上也常有一些优劣互补、长短扯平的话头来;普通人家则以“能过去”为原则;家境贫寒、经济拮据的人家,能将就成婚就谢天谢地了。女孩到了结婚年龄,其父母一般不会主动去找人说媒的,她只能是“待字闺中”,静等时机的到来。

作为媒人,如果事成,嫁娶双方都会感谢和报答的,所以媒人都会尽力去撮合促成,极少有从中作梗的。当媒人目测到了合适人选之后,便来往于双方之家,首先把双方家庭的具体情况了解清楚,然后分别向对方介绍。在介绍时媒人多采用“扬长避短”之法,夸张和美化的成份是少不了的。如果双方家庭都有“可以考虑”的意思,媒人就会根据双方意见和实际情况,约定好一个时间和地点,让双方“相见”一下。这种“相见”(壮语DohCim)相当于现在的“相亲”。但在那个时代,男女青年都比较拘束,成婚之前是很少随便交谈的。这种“相见”完全不像现代人那样,一同吃个饭、一同看场电影什么的那么直接和明朗,而几乎是暗中进行的,比如安排男女双方(一般还有各自的家人跟随)在街上的某处,一同装做买卖的样子,在媒人的暗示下,使双方互相注意。这样做是为了让彼此能互相看清身材面貌、举止投足,互相听见对方的言语谈吐。如果双方都有意思,则两人同时呆在街上“做买卖”的时间就会久些;如果一方早早离去,这就意味着他(她)不太满意了。

在“相见”过了之后,媒人则要再三出入双方之门,她往往巧舌如簧,极力撮合,促成好事。在那个时代,尽管男女青年在“相见”时一方或双方不尽满意,但成与不成,还是由他们的父母或家主最终定夺的。

当双方父母或家主达成婚约之后,男方的父母或家主就要备办酒肉礼品和一个给姑娘的红包,由媒人带领,到女方家去行“报好”之礼。女方家主将男方家送来的酒肉上供于家中神台,祭祀祖先。神台上供着一页红纸,上面写着女儿的生辰八字,亦称“庚帖”。礼成之后,女方家主郑重地将女儿“庚帖”送给男方家主带回去。男方家主回家后,便请道公或算命先生将女子“生辰八字”与自家男子的“生辰八字”对照分析,这叫做“合八字”(壮语HabBaetCeih),看两者的“生克刑冲化害”,以判是否相合匹配。如果相合匹配,男方家主就将“庚帖”供于自家神台之上,向自家祖先报告,使他们认可,同时就要着手准备下一步的“定亲”事宜了。如果不相合、不匹配,男方家主就将“庚帖”外加一个红包,委托媒人将“庚帖”退回女方家,同时送个红包以为回礼,以示尊重。女方家主对此自然明白这是“八字不合”的原因,不需媒人加以解释了,到此,媒人对于这门亲事的义务也就终结了。

八字相合匹配的看法有不同流派,有的看两者的12生肖的搭配宜忌;有的只看两者的“生年纳音”搭配宜忌;有的则看两者的出生年月日时的“纳音五行”是否相克等等。

如果八字相合匹配没问题,男方家主就通过媒人与女方家主商定下一步的“定亲”(壮语GuxCin)事宜。“定亲”日期定了之后,男方家主就要按惯例备办聘礼,如期举行定亲仪式。按惯例,聘礼应包含钱、酒、肉、米、糖、饼之类。例如:聘金(壮语CienzNdang)若干,要相当于现在的20000元;酒20到30斤;肉10到15斤;大米30到50斤;糖果3到5斤;面饼或糯米馍30到50只等等,因人而异,不尽相同。当然,一些富裕人家送的聘礼要比此厚重得多、复杂得多。高门大户、当官人家讲究的是大气和排场。

“定亲”到日,媒人与男方家人将一应礼金、礼品送到女方之家。女方之家则举行家祭(供祖先)仪式,同时设宴款待男方来者,并请自家亲朋好友参加宴会,以证其事。宴会毕,女方家主就在堂屋“摆条凳”、“设烟茶”、“做道理”、言因由、论客套。男方家主捧出聘金红包,对着女方家主言:“好事今定,道理已成,今留下几块钱,因时下经济不周,若不嫌少,望亲家笑纳,权当让姑娘做套新衣裳吧。”于是,女方家主也会客套一番,然后呼出女儿前来接受红包,并给亲家敬茶还礼。双方家主在这次“定亲”会上,当着全体宾客的面,讨论商定“成亲”日期。此前男方家主已请道公择了几个备选吉日,此时先由男方提出方案,再征求女方意见。女方一般不会主动提出“成亲”日期的。

然而女方对于“成亲”日期的确定则是非常慎重的,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考虑。因为女方虽然收下那么多聘金,但是他们也须要按惯例办事的,要花好多钱,要做好多事。比如,女方要置办比较象样的嫁妆;要置办成亲用的床上用品;要给女儿添置几套新衣裳;要为女儿打造些首饰之类。女儿就更忙了,她要亲手做好男方家人每人一双的布鞋。碰对家庭人口多的婆家,十几二十双的布鞋够她花费一年的功夫了,光纳鞋底就够她受苦不得了,那张娇嫩的手非磨出老茧不可。做鞋更要精益求精,尽量地表现出她高超的女红本领来,以博得婆家人的赞誉。最使女儿为难的是如何估计婆家各人鞋子的尺寸,聪明的女子会让媒婆去暗中侦察以提供数据。当地人认为,新娘所做的鞋子,如果与婆家某人不合脚,那就预兆着新娘将来与他不合睦。所以待嫁女子做鞋子要慎之又慎,不能粗心大意的。

当“成亲”日期确定之后,男方家就得着手做好一切准备,最重要的是要养一头大肥猪以备办喜事宴请宾客之用。在临近成亲之日的前几天,媒人则要约定男女双方择日到政府有关部门去办“结婚证”(壮语GejGyehVaenq或GaetGyehVaenq)。这个手续是必须先办的,也是人们非常自觉遵守的规矩。在那时代,家乡人几乎没有人敢于违犯这个规矩,因为家乡人对无证结婚和婚礼前同居的行为是非常鄙视的。

当婚嫁之日到了的时候,最忙的是男方一家。因为家乡人认为娶媳妇是人生最大的事,要尽量办好、办得风光体面。这就需要大办酒席、宴请宾客。这对于富裕人家,钱财花费自然不在话下,何况还能收到可观的礼金礼品,他们正好借机炫耀一下他们的富有和豪华。但对于一般人家,则要精打细算,尽其所能,但也不是很为难的事。因为以前别的人家有“红白喜事”之时自家也都送过礼了,因此早已积累下不少“人情”,此时到自家办事,别人都得还“人情”的,正所谓“人情大过天”的。这些“人情”彼此相当,厚薄对等,以前我送礼重,今日他还不轻。这种“人情”有“礼币”、有物品。物品有酒、肉、大米、黄豆之类。这些物资对于办宴席来说是有很大的辅助作用。

办婚事那天,男方一家办的是红红火火,富的要请客上百桌,普遍的三五十桌,再穷的也有十来二十桌。要劏猪杀鸡宰鸭,请几个会煮菜的来下厨。一般是每桌八人,上12个菜。主要的菜谱有大块扣肉、白切鸡、烧鸭、糖醋排骨、叉烧肉,炒猪杂,油豆腐、粉丝汤等等。因为家乡当时交通不变,离海又远,所以鱼虾很贵,如此大规模的宴席,极少有用海产品做菜的。因为要有欢喜热闹气氛,所以饮酒猜码是不在话下的。在大宴宾客的同时,男方主家要派出接亲队伍,带礼品到女方家去接亲。新郎是不用去接新娘的,这与汉族的做法不同。接亲队伍的标准规格是10位妇女和几个挑礼品的男子。这10位妇女之中要有一位阅历丰富、懂得办事程式和礼仪的中年妇女,其余则是用姿色比较好的,中年青年均可。来赴婚宴的宾客,用宴之后即可离去,想要一睹新娘丰采或要看热闹的,也可留下等待接亲队伍的归来。

女方一家的嫁女典礼则比较低调些,没有大张旗鼓的做法。虽然也要宴请宾客,但不是大操大办和执意张扬的,只是按惯例走程序就是了。女方一家在宴请宾客的同时,也要派出送亲的队伍。女方的送亲队伍比男方的接亲队伍庞大,因为除了送亲的妇女外,还有运送嫁妆到男方家去的人员。运送嫁妆的队伍全是男子,人数依嫁妆的多少轻重而定,少的三五人,多的十几二十人不等。送亲妇女的标准备置是女子9人,一般都是年龄与新娘相近的,她们被统称为“同事”(壮语DoenghSaemq),其实是“同龄人”的意思。另外,这9人中一定要有伶牙俐齿、能言善辩的人,在旧时代,其中一定要有几个对唱山歌的高手。

女方一家的送亲队伍,要等到男方的接亲队伍来到并入席受宴之后,才开始出发的。出发的顺序有讲究,先是10位接亲的妇女在前面开路引导,其后便是新娘,紧随新娘之后的是9位送亲的妇女,最后才是运送嫁妆的人员。据老人说,在旧时代又有所不同,新娘必须坐轿,花轿和轿夫是由男方提供的。如果是富裕人家结婚,送亲队伍前头还有新郎家的鼓乐队,有花彩仪仗,一路敲锣打鼓吹号子,向新郎家行进,场面很是壮观。家乡老人说,旧时代新娘出嫁,是由夫家派轿来接走的,新娘不用走路,一直躲在花轿里,到了夫家才下轿,然后跨过一盆碳火,一直送到洞房去,并由娘家送亲的那些“同事”陪伴着。此时新郎是绝对不能跨进洞房一步的,否则被认为是莫大的失礼!当夫家宾客将散之后,夫家按惯例要为送亲一行另设“迎亲宴”,热情招待亲家众人。这时新郎才第一次与新娘同座一席吃饭。送亲的众“同事”作陪,与新郎新娘共坐一桌。席间饮酒,新娘的那些“同事”频频向新郎发起“进攻”和“挑逗”,劝酒不止,意欲让新郎醉酒而难堪、出丑。新郎这边也不会那么“好惹”的,“迎亲宴”席边也围着好多看热闹的人,其中就有许多新郎的朋友,他们常为新郎助阵。他们频频帮腔或“接招出招”,他们也想让新娘的那些“同事”醉酒、难堪、出丑。于是乎,大家互相调侃,“揭短”取笑,喧闹非常,直到归时逼近,方才作罢。这时新娘的那些“同事”告辞上路,新娘、新郎以及新郎的朋友还要送上一程,最后道别各归。据老人说,在旧时代,“迎亲宴”上,不但饮酒调笑,双方还要对唱山歌呢。对唱山歌简称“对歌”(壮语GuxHuen)。“对歌”准确的说就是“斗歌”。老人们说,这种斗歌,往往从“迎亲宴”开始,一直到送亲的“同事”归去为止。在夫家送行的路上也是对歌不止的,简直是难解难分。家乡老人说,这种对歌传承已久,大家都有临场发挥、手到擒来的功底,何况“迎亲宴”上大家都是有备而来的。家乡老人还说,在旧时代,有的富裕人家办婚事,要对歌三天三夜的哩!因为亲家双方各自的团队互不服输,唱出瘾头来了,不肯罢休,有时甚至惊动了周围的村屯,于是参与者越聚越多,场面越发热闹。这种局面,以其说是斗歌,不如说是“狂欢”。另外的一种情况是,双方团队中都有不少未婚男女青年,他们唱着唱着就唱出感情来了。在旧时代,男女青年是不得随便接近的,而“迎亲宴”和对歌倒是个难得的互相认识和交流的机

福州看癫痫医院有几家癫痫怎么治疗效果比较好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专业治疗成人癫痫的费用大概需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