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丽江之行(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随笔

我又一次去到了丽江。在12年的9月份。时隔两年三个月。

人这辈子很有意思,兜兜转转。一些你曾经以为还会再回到的地方,也需只能顾临一次,便是你与之的诀别了,便比如罗斯和她的泰坦尼克号。也有些地方是你觉得这辈子仅仅会到此一游一番也就算了的,却总时不时又得故地重游。

丽江于我,属于后者。

14号凌晨,在老李的引荐下,住进了古城一间题名“在水一方”的客栈里。

因为是客栈,庭院内落落的木楼,很有江南水乡的情调,闲趣无比。适逢那上午还有些阳光,泻下来的阳光透过密翳的枝桠撒得满地都是零碎的金色,斑斑驳驳,飘散着如广东晴秋的韵味。

这景象,看得我满心的欢喜。我右手食指与中指擒着玉溪,拇指弹弹过滤嘴,便见到烟灰随着过境的阵风消失无影无踪。深仰起头,我把丽江这晨早爽朗的空气混着尼古丁吸进了肺腔,纯粹作为对丽江的SAYHELLO。

游古城的细节便不赘述了。似乎处处都是历史。莫管这历史是事实也好杜撰也罢,堪堪当做你的谈资,也算不错的题材。

就着一份牛皮纸做的地图,转了大半个古城,回到客栈已然3点多了。在途中买了三张CD,黑胶碟,30块钱。名字分别是:蓝调、拉丁和江湖。

如果说我的两天一夜的丽江行的感悟,我想大概这三张碟可以一并概括了。也是这三张碟,启发了我写这么篇文字的念头。

【蓝调】

这是最先选的一张碟。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在柜台上取下来的。对于美国音乐,我不是特别钟爱。总感觉缺少英国摇滚那般拥有深厚文化底蕴。蓝调除外。

当然,我也不是个音乐达人,对乐理对音乐的历史有着深厚的了解。

买张蓝调,纯粹是因为它符合丽江古城的气质。

于是那个下午,我早早的洗漱完毕。抬着笔记本,插着耳麦从楼道上下来,在庭院中找到一张摇摇椅,慢悠悠的摇着。

耳麦里面的蓝调歌手,唱着我听不懂的文字,音乐是没有国界的,所以,他慵懒而自我沉醉的歌声,在靡靡的发音里显得我周遭的一切惬意又落寞。那是一种沵迤的寂寞在嘶吼,一种粘稠的伤感在挥发,没有阳光的下午,古城被这歌声渲染得有着千条万绪的悠然自得。

我在另一个庭院的角落遇到了一对夫妻。年届四旬的老夫妇,女的一直在为男的剥桔子,男的很幸福的享受着。他们告诉我他们在香格里拉奔跑,他们在西双版纳听腻了导游的唠叨,他们还想再去泸沽湖听涛,他们最中意古城客栈的美好。我呵呵笑出声来,树上就见到了很多飞鸟扇开了翅膀,钻进了云层。

我忽然问他们,那你们孩子呢?男的顿了顿,尔后望着一边的妻子依然笑着望着我说,自由。

我发现我的问题原来竟然这么唐突。而这个男人却是这样高明。我悻悻然地走开的时候,男人和女人还在剥桔子。他们忘乎所以的幸福,仿佛此生停留也能够知足。也许他们的泸沽湖与古城小楼于他们而言,其实并不重要,就如杰克和恩尼斯于他们的断背山那般。

这个是蓝调的精神,背景音乐以及和弦是歌手们嗓音的配角。他们可以不为世事的沧桑巨变而去自我迷醉。他们的精神世界里只有他们自己以及自己最钟爱的东西或人。

我再一次套上耳麦,蓝调依旧缓缓。

一个人的世界,很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冷了,给自己加件外套;

饿了,给自己买个面包;

病了,给自己一份坚强;

失败了,给自己一个目标;

跌倒了,在伤痛中爬起并给自己一个宽容的微笑

是啊,我总是一个人,你从来不曾来过,

我也从来不曾出现在你的世界

夜晚,我翻开徐志摩的诗,诗句很应景。

【拉丁】

拉丁其实并不是一个歌曲的曲目。更确切来说,它是为了应和拉丁舞而派生出来的。

拉丁代表的是一种火红的热情。在北美,舞者们需要舒展着身体的每一分肌肉,为观众演绎他们曼妙的舞姿和奔放的心情。于是当我闭上眼睛,听着热闹的拉丁舞曲时,豁然就感觉到一个个舞者浮现在了眼前。那些有着夸张S形的美女,与那些挺拔的男伴们相映成趣,对应成双。快快慢,快快慢的脚步,摇曳着不落伍的疯狂。

那是一种古老的快乐,那个时候没有探戈,没有爵士,没有RAP。商人们在吉普赛旅人的帐篷前喝着小麦酒,看每一个丰姿绰绰的姑娘。篝火映红了这些人的快乐。

这种原始的乐趣,与纳西族人嘹亮的歌声一样,没有世俗纷争的流传。在一代一代纳西人嘴里唱响,用古老的文字和腔调描述他们的英雄和不属于游人的传说。

我在古城的某个巷子有幸听到了一位老妈妈的游唱。她像个中世纪北欧的吟游诗人那样,为每位来自天南地北的人高谈阔论关于小杜鹃和格桑花开在泸沽湖的传说,别在鬓角的红色花朵鲜丽,彷如拉丁女郎火红的舞裙。

因为岁月的洗礼,她的声音,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么敞亮,但是围观的每一个人却依旧听得如痴如醉。我们刹那仿佛回到了印着纳西古文字的部落里,灌木制成的东巴纸、陶制的图腾和赶牦牛的牧民,有马粪与蓑草混合的成的不知名的味道,鲜绿得生气蓬勃。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丽江被人们称为艳遇之都了。90年代以前的丽江,是西方人探险享乐的园地。他们乘坐着不一的交通工作,赶着迢迢数万里来到这个交通闭塞的世外桃源,目的决不是就只为了那花一点钱就能够在上海北京解决的勾当。

那时候,他们带着殖民者们西部开拓的心态来到,像他们的祖先在拉丁美洲发现黄金和玛雅人一样,他们在丽江发现了最美好的风景。这里也许还不是詹姆斯·希尔顿笔下的那个香格里拉,但是已经无限趋近了。这是个美好的巧遇,犹如他们的先祖在希腊发现了橄榄,在拉丁美洲发现了吉普赛女郎一样,他们狂热的称呼这里是mylovelyencounter。——直译过来,我们简称艳遇。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但是艳遇与丽江的这对组合,从那一天开始,便被无数的人提及。人们对这对新组成的名词充满了遐想,宛如我们看着拉丁舞女郎的垂涎。

【江湖】

江湖是什么?金庸说那是郭靖天下为公的大义,萧峰双肩挑天下的悲壮;古龙说那是陆小凤晓楼揽佳人的风月,西门吹雪凛寒一剑的潇洒。徐克谈相忘于江湖,王家卫说人即江湖。

总之,林林总总的人,有着林林总总的江湖。而于我而言,古城便是一个江湖。

倒不是那些老到深邃的房屋,也不是那些破旧的墙瓦符合光影艺术对于江湖的定义。江湖不是影像,不是台词也不是武功套路。佛曰一花一世界,其实如此,这里诸多佳人只需要一颦一笑,它便是个美好的江湖。

是的,仅此。所以入夜的古城虫豸嬉鸣,你但听得到江湖里传来的那些簌簌沙沙,便能安然入睡。呼呼风声拍打着窗棂,你又泛起无限悲欢离合的萧索。路人拖沓的脚步声,你听着便是望断天涯路的悲切。我摸黑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时,见着朔月未盈,月色孤华,憧憬着执器的侠客伫立房顶,两相不语,刀剑问候。

打火石骤闪,星火,之后便是燃起的烟头。酒和着烟,吞进肚里,是无数情仇恩怨。再望窗外,建筑物里纳西族的风韵,仿佛在夜里依旧搔首弄姿,有一身银饰的美人俯首,叮当作响。耳畔似乎听到东巴的战鼓,在远方绵延过来,粗犷得血腥毕现,战士们擎着他们偌大的图腾,在火红色的篝火营地里忘情舞蹈。还有马啸长嘶鸣,那是男人们沿着茶马古道奔腾的身影,带着他们的腌肉美酒以及万丈豪情,在2500米高原上策马扬尘。

这就是我属意丽江的江湖。山峦,美景,美人,英雄。

我终究再戴上麦,那头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声,忽而啜啜忽而高亢。CD叫江湖。

我夜半入眠,醒来便是忘乎所以的新生。

......

北京癫痫病医院那家好天津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癫痫病人四肢抽搐起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