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童年的回忆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TXT小说
一   童年,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有忘不掉的记忆,处于人生的成长阶段,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说不尽的情怀,写不完的回首,如今,我也是接近知天命的年纪了,笔下的之言片语,又让我记起了我的童年时代。   我的父亲是一九四九年十月从山西平定来到的白家庄,当时的白家庄一片凄凉,人烟稀少,父亲就在这里工作,成家,并养育了我们五个子女。我是七十年代初年在矿区出生的。从出生到现在,我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五十年,矿上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给我留下了许多的回忆和向往,在岁月的长河中,我见证了白家庄几十年来的变迁和沧桑。白家庄地处太原市的最西端,开矿已有八十多年的历史了,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和能源产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今,随着国家宏观经济调控和产业行业的调整,它已经正式关停,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童年,给我留下了许多的记忆,在我的记忆中,当时,家里住的是窑洞,一排排的窑洞,窑洞的周边有四方院,大杂院,成排的瓦房,这就是矿工家属的居住区,是当时五三街上一道独特靓丽的风景。五三街,地处矿区中心,时至今曰,依旧是矿区的繁华地段。七十年代,我家七口人,蜗居在一间不足十五平米的窑洞内,居住环境,可想而知。后来,在窑洞的前面,加盖了一间厨房,窑洞里有土炕,冬天的时候,把土炕烧热,睡在上面暖暖和和的,家里还有一个大铁炉子,是自己家做的,冬天,站在门外,家家户户的烟囱冒着浓浓的黑烟,家里的煤尘特别多,每天清晨,窗台上都是一层的黑煤灰,铁炉烧的温度很高,既能做饭,又能取暖,在四周可以放些干粮,真是一举多得。家里的陈设较为简单,一个大红的箱子,席地而放,上面的锁具非常漂亮,里面放着杂七杂八的东西。旁边是一个枣红的五斗柜,日常的用品放的满满的。小时侯,家里来人了,这两个柜子上面可以睡人。平时,也可以看书写字,是姐姐们伙用的。家里的另一侧,摆放着两个柜子,全部在下面垫的砖头,柜子在上面放的,空档处也可以放些东西。为了美观,在柜子下面,都要安上小帘子,有限的空间,尽可能地充分利用。后来,家里又添置了一个当时很流行的大立柜,立柜中间的大水银镜,成了全家梳妆打扮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出门前,都要照照镜子。靠墙的一角,摆放着一个大大的水瓮,里面放着全家的口粮,快到月底的时候,瓮就见底了,窑洞的墙上,依次摆放着几个镜框,里面有我们的相片,喜庆祥和的年画,还有一个水银镜框,上面有毛主席语录,这就是当时家里所有的家当。   窑洞的后面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有一个地窖,冬天的时候,储存过冬的菜,里面潮湿阴暗,没有灯光,每次下去都要先打开晾一晾,一个人在上面站着,另外一个人下去,以防止不测,听大人们讲,原来矿上发生过熏住人的事故,我下去的次数不多,在上面看的次数多,小孩们下去,大人们都不放心。在我十一岁的时侯,别人家在窑洞后面都加盖了房子,我家是最后加盖的,因为没有建房的材料。那个时候,建材特别地奇缺,为了加盖这个房子,父亲四处张罗材料,在他休息的时候,领着我们姊妹几个,担着箩筐,走遍街道的各个角落,甚至在河滩里,一块一块地拣砖头,拣回来,都放在窑洞后面的空地上,砖头拣够了,又去拣木头,都是别人不要的,拣回来以后,再自己加工,到了开工的曰子啦,邻居们都来帮忙,到山上又担回所需的泥土,再配上秸杆草,这就是盖房用的材料,拌泥的,砌砖的,大家分工合作,经过两天的施工,房子建起来了,那个时候水泥砂浆,一般人家用不上,我家仅有的一点水泥,外墙没有抹灰,红红的砖露在外面,砖不够,就配了些红泥糕,甚至还伙用邻居的墙,配上旧的门窗,屋内薄薄的抹了一层水泥砂浆,最后通上电,这就是当时所谓的新家,看到自己家新盖的房子,改善了我们家的居住条件,全家人的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每年夏天,家里难免漏雨,大人们总要上房,在屋顶漏雨处盖上从矿上领回来的塑料布,及时清理出水口,清除房顶的杂物,有时在屋顶上也修修补补,但效果不是很明显,想要大修,矿上的计划早就排的满满的,只有危旧特别厉害的,才有可能排上。每到冬天,大人们早早地在大窗户的外面,都钉上塑料布,防止寒风进入,保持家里的温度,小窗户都留着,每天开开,稍微通通风,冬天最怕煤烟中毒,睡觉前把炉火都要弄好,冬天最费炭,赶过冬之前,各家已经把炭都准备好了,炭是凭票供应,先到矿上开票,交钱,回家等的,当时记得,也不能多买。再到木料厂,拣些树皮,碎柴,一个冬天,这要用不少。   小时侯,吃不饱,穿不暖,因为油水少,营养达不到,即使当时吃饱了,也不耐饥,穿的就更不用说了,虽然有棉衣棉裤,但依旧感到很冷,早上一出门,即使裹得再严实,但凛烈的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钻心地疼痛,手脚冻得,都是开的大大的裂子,上面依稀有血的痕迹,滴水成冰的日子,每个冬天,都是那么地漫长。一进家门,冷热交替地刺激,更加剧烈地疼痛难忍,慢慢适应屋里的温度,一动也不敢动,害怕把耳朵掉下来,每天洗涮,更是痛苦不堪,实在疼的忍受不住,洗完后,均匀地抹上凡士林膏,整个冬天,就是这么过来的,到了第二年春季,皮肤才会慢慢变好。   那个时侯,住在窑洞,虽然条件艰苦,但街邻四坊都相处得十分融洽,大家都特别亲切,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哪家有需要帮助的,邻居们都主动过去帮忙,俨然一家人似的,不分彼此,和睦而邻。今天张三家打泥糕了,明天李四家拉回炭来啦,不用说,大家只要一看见,都会主动上手,就像给自己家干活一样,谁能干啥就干点啥,干完活,主家给大家递上最普通的烟,也没有更多的客套话,聊家常的聊会,抽烟的抽烟,喝水的喝水,休息一会,解了乏了,就各忙各家的事了。   七十年代,吃水很困难,十几排的窑洞,共用的一根自来水管,每天接水的时侯,大家依次排队,大小不一的桶和盆整齐地挨着,互相监督,谁也不能插队,先紧人们吃,最后才是洗涮的,多少年的规矩一直没有变。每当冬季来临的时候,水管四周用木板围着,上面有锯末保温,即使这样水管时常受冻,人们给它慢慢解冻,四周道路结上冰的时侯,大家主动去铲冰,最后再垫上灰渣。那个时侯,唯一的公厕,大家也都是主动打扫,冬天上厕所是最头疼的事,寒冷的北风,吹的全身都在发抖,真的是太遭罪了。水管的旁边,紧挨着一条长长的水沟,每年夏天,居委区都要组织各家的劳力,去清挖水沟,保持沟内畅通,无杂质无异物,确保雨季的安全,一到挖沟的时侯,大家都穿上雨鞋,一米一米地清挖,有人给专门送水的,再放上一盒纸烟,大家轮流作业,虽然又脏又臭,但是每个人都没有怨言,你一言,我一句,大家干的热火朝天,一挖就是好几天,等淤泥都干了,再用平车拉走,每年都是这的干。   住在窑洞的日子,别有一番天地,每天做饭的时侯,家家都是烧的炭火,浓烟滚滚,夏天,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每人端着自家的碗,搬个小板凳,坐在自家的门口,边吃饭边聊着一天的趣事,今天谁家吃好的,都要招呼四周邻家的孩子们,过来一块尝尝,虽然东西不多,但更多的是一种浓浓的邻里深情。大家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孩子们可以吃,改善一下生活,但大人们不吃,因为那个年代,物质太匮乏了,长辈们舍不得吃,最好的食物,都分享给孩子们。      二   小时候,我们吃不上多好的食物,一年四季,都是吃的最便宜的饭菜,大米基本上没见过,大鱼大肉,就更不用说了,看见点肉,就馋得不行了,零食基本上没有,吃块草纸糕,来瓶罐头,那都是生病了才有的待遇,夏天,切个西红柿,撒些白糖,那就感觉香的不行了。偶尔,也能吃个西瓜,家里自制的凉粉,让我们感到特别地凉爽,中午吃碗过水面,粗粮多,每天变的花样吃,河捞面口感较好,手擀面粗细均勻,篱疙瘩简单省时,红面沾片酸辣适中,揪片讲究火侯,隔上几天,吃回拉面,剔面溜尖爽口润滑,擦疙斗香气扑鼻,凉面酱香开胃,晚上是稀饭和干粮。冬天,烤山药蛋,烤红薯,满家弥漫着香喷喷的味道,玉茭面煮疙瘩,伙子饭,吃了身上暖和些,偶尔开个荤,大锅菜里,只有几片肉,父母都要给我们分开,怕我们抢的吃,咸菜是不能少的,每年要腌制不少,纯天然的野菜,也是经常吃。每个人二两的油,全家还不能都吃了,省下的,还要拿回老家,因为老家还有我们的亲人。直到现在,冬天来碗酸菜豆腐面,山药蛋拔烂子,这是我家的保留饭菜,只是再也吃不出当年的口感了,因为父母的爱才是天下最美的味道。   父母总是很疼爱自己的子女,给了孩子们无私的爱。七十年代,矿上经常组织高产,为了让加班的矿工们有更好的体力和精力,矿上食堂特意加工烩菜和馒头,把这些食物送到矿上的各个坑口,再分发到每个矿工手中,父亲和其他的工友们一样,自己舍不得吃,都要带回来,一回到家,家里有啥先吃点,长时间的劳作,体力消耗特别大。到晚上吃饭的时侯,父母总是先让我们吃,吃着平时少有的烩菜和白白的馒头,我们特别地高兴,也知道,父母怕我们吃不饱,所以,他们不敢动筷子。   几代矿工的梦想,大家都在渴望,什么时候也能住上宽敞的楼房,人们对未来,充满着希望和幻想,大家都想像着未来生活的样子,住在宽敞的新房内,做饭不用在烟熏火燎,用上现代化的东西,想几点做饭,一开火就行。家家户户都通上自来水管,再也不用风吹日晒,炎热受冻,一开水管就用上洁净的自来水了。再也不用去外面上公厕了,不用忍受排队和煎熬了,冬天能通上暖气,家里也不再是灰尘多的擦也擦不完。这个美好的理想,陪伴了我们走过了几十年。   矿区职工家属的生活环境,时刻离不开省市各级政府的关心和帮助,时间到了2003年,时任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多次莅临西山,深入矿区,现场调研,入户访谈,相关职能部门科学规划,实地考察,市区两级政府全力做好后勤保障,棚户区改造工程被提上重要议事日程,经多方论证,充分调研,借助国家相关政策的大力扶持,趁着煤炭市场旺销的有利东风,西山煤电决定对白家庄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棚户区改造。   听到这振奋人心地消息,整个矿区都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每个人都激动不已,盼了几十年的梦想,终于就要成为现实了。当大家看到清晰地工程规划图时,大家切实感受到棚户区改造,让矿工家属们享受到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对煤矿职工的关心,企业对矿区环境改善,绝不仅仅是一句空话,而是实实在在地承诺。大家想象着未来矿区的变化,感觉到为矿区奉献了几十年,终于可以住上宽敞的楼房了,大家都想到一处了,舍小家,顾大家,在规定的时间内,全部签订了拆迁协议,为工程的顺利开工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这是白家庄建矿以来最大的民生工程,体现了党和政府对煤矿职工家属的关心和爱护,要让我们的矿工尽快住上宽敞的楼房,尽快改善矿区的生活环境,这些铿锵有力的话语,成为各级政府共同奋斗的目标。讲解政策,入户摸排,倾听民生,征求意见,合理调配,尽快开工,白家庄街办和矿区,迅速展开前期筹备工作,民生工程要做实做细,工程规划,材料招标,承建队伍,工程质量,全部做到公开公平公正,全程接受社会各界和矿区职工的监督。   当大家面临拆迀的时侯,心情是极为复杂的,住了几十年的平房,就要夷为平地了,但想到不久的将来,大家的心情又是很期盼,在规定的时间内,在建楼房全部保质保量,按期竣工,体现了党的各级政府真正把民心放在重要的位置。当我们乔迁新居时,老父亲在宽敞的楼房内,激动地整夜未眠,他说,想也不敢想,在我有生之年能住上这样的楼房,家里自来水,卫生间,煤气,地暖,一应俱全,这都是共产党给咱百姓办的实事,这都是政府给咱矿区办的好事,这样的生活,放在旧社会,想都不敢想。父亲虽然没文化,但他说的话,我一直都记着。   童年,各种食物都是凭票供应,各家的条件基本都一样,我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记得,我到了上托儿所的年龄了,那时的托儿所依山而建,紧邻学校的后方,是三间大大的瓦房,有一个不太大的院子,条件十分地简陋,环境也非常地差。夏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冬天,四周的门窗都在走风,屋内的摆设也简单,四周放着高低床,都是从自己家拿的被褥,靠墙角的一边,放的两个尿盆和一个桶,天气不好或冬天,就用尿盆,桶满了,阿姨给倒了。   每天早上,早早地起来,在家吃饱饭,并且把今天的午饭带好,跟着姐姐,或者是父母,把我送到托儿所。那时,托儿所有九十多个孩子,仅有的三个阿姨,既要教我们简单的文化知识,又要照顾我们的曰常起居,劳累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每天早上,先讲解一些简单的知识,到了课间活动的时间了,阿姨让我们排好队,先去外面的公厕,最后再排着队回来,没有阿姨的允许,哪个孩子也不能在外面逗留。回到院子,院子里立刻充满了欢声笑语,大家开心地玩耍起来。 西安癫痫专科医院宁夏癫痫小发作有哪些症状郑州癫痫病会隔代遗传吗武汉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