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灿烂浓烈的刺玫花(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TXT小说

鄂西北的山区生长着一种满身是刺的藤蔓植物,我不知道在历代官方铅印版的诠释植物特性文献里有没有"刺玫花"这个名号,我在这里姑且叫她"刺玫花"吧,鄂西北的老百姓也很亲切地叫她“刺玫花儿”,也有叫她“刺鲜花”的。

这种植物,在山野里分布极广,确实显得平淡无奇,在山岭、悬崖、河谷、路边随处可见,她们有攀附在其他高大乔木上的,有攀爬垂挂在悬崖峭壁上的,也有自族蔓生一体的。由于其枝叶细小,常常被其它高大乔木,或阔叶树木所遮掩,所以在无花期常常是被人们所忽略的。

刺玫花的茎蔓通身满刺,枝叶纤细疯长,不受拘谨,不可塑造,其型不雅,不引人瞩目,刺人的野性常常令人讨厌。正因为这些生物习性使得它们只能蔓生于荒山野岭,不入名流之列,难登大雅之堂。文人墨客多不以其为题材吟诗作赋,画家们也不愿以她为对象塑造艺术形象,好像那样有损于他们的高雅气质。官方习惯性的林种分类把它们归作“杂灌”一类。白居易还算一个有宽广心怀的诗人,大度地给了它一句算不得赞美的诗句:“乱花渐欲迷人眼”,但总归还是勉强入了一个怜悯其生世的诗句。这一“杂”一“乱”就巧合了“杂乱无章”的成语,这个成语很形象地描绘了刺玫花的生物特性。

实际上她们很庆幸自己拥有让达官显贵望而生畏的生物特性。在她们看来,世人所谓的“入流”,不过就是附庸风雅的品头论足,所谓“大雅之堂”,不过是达官显贵的深宅大院的盆景雅台。那些地方是她们深感厌恶的地方,那里有腐朽的铜臭,那里有贵族们附权媚俗的怪态,那里有她们讨厌的坚硬深宅高墙。她们唯恐避之不及,她们喜欢把种子撒在广袤的原野,让她们的子孙在每一个角落繁衍不息;她们喜欢自己的身体在山野空间自由伸展,她们喜欢把根部深扎在厚实的土壤里,她们喜欢风儿抚弄自己纤长柔曼的身体。你瞧,她们现在是多么的自由自在,是多么的开朗豁达!

她和任何事物一样,有其多面性,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特质。她虽平凡,但扎根深厚,根部柔韧曼长,根皮肉厚,血样鲜红,俗称“红根”。在六七十年代勒着裤带过紧日子的时候,不少村民利用有限的休息时间挖其根皮,晒干后再拿到供销合作社换回油盐等基本生活用品。据说刺玫花的根皮可以提取红色素,制成的染色剂,可以染出纯正鲜艳的“中国红”。这样说来,刺玫花曾为农民的基本生存做了很多贡献,仅此一点儿就值得称道。

我的话好像扯远了,读者们或许认为有些牵强附会,我们还是回到她的生物习性上来吧!她的种子繁多,且生命力极强,无论是悬崖绝壁,或是林间空地;无论是田间地头,或是荒山滩涂,她都可以落地发芽、遇土生根。鸟儿是她们的布种使者,承担着播撒义务,所以让她满山遍野,无处不在。

在春夏交接的时候,山野一片浓绿,燕飞莺啼,溪水潺潺流动,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间美景四月天”。然而这时的桃、李、梅、杏、樱等春花都已经纷纷谢幕隐退,牡丹、芍药、荷花、栀子、百合等贵族级别的夏花还未粉墨登场。恰在此时,纯朴、素洁、野性的刺玫花,却向世人捧出了她浓烈的热情。不管人们认可不认可、赞美不赞美,她都以豁达的奉献精神,默默地填补了这一空白。因此,我说刺玫花是四月美景的主题,山野里展露着她的娇容,流溢着她的浓香。

刺玫花朵外形有五片花瓣,雌蕊为橙红色,呈星状受头,雄蕊为嫩黄色纤细柱状,柱头为橙色,围绕雌蕊呈放射状排列。花朵成伞形簇生状,常常是成五、七、九单数,一簇簇,一团团着生在托叶基部,花色素洁莹白,给人以高雅娴静柔美的仪态,她在盛花期的繁盛样子和幽沁的芬芳,给人以盛情和浓烈的感觉。

她点缀在碧绿山峰的腰部以下,让耸峙伟峻的山峰在曼妙的四月,幻化成了穿着淡雅的绿底白花舞裙的少女。以鸟鸣声作为舞曲,伴着风的旋律,飞旋着裙裾,跳起了芭蕾舞。

刺玫花披挂在苍松翠柏之上,好像使一个挺拔高俊的雄性健美男人,突然间变成了雍拥华贵的少妇,极尽妩媚之能事,向人们展示其柔美性感的身姿。她点缀在山岭,那星星点点白色,在那浓绿的繁盛铺衬下,犹如天河飞动的星云,给人以眩惑迷离的神秘色彩;整匹山岭还有点儿像随风飘动的素雅锦绢,给人以柔软的动态美感。

刺玫花的藤蔓相互搅缠,垂挂在河沿沟坎,梢端抚弄着缓缓流动的溪水,一颤一颤地动着,就像调皮的少女娇笑时颤动的样子。那落在水里的素洁花瓣,好似少女巧手叠制的白色纸船,随水缓缓流动,满载着无限柔情,放逐给下游等待的情郎。谁言“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而我要说:花落溪水送蜜意,水映花影恋柔情!

......

刺玫花,我心中的刺玫花啊!我拿什么样更美的词语来赞美你呢?或许有人会说:那莹白的光艳只是昙花一现,过后就只能看见平凡和粗俗。但我要说平凡和粗俗更能够孕育血一样的生命底色,积蓄无穷大的生命力量!

繁如星辰的刺玫花啊,你纯朴中见无私,平凡中见淡雅,粗俗中孕生命!你以顽强的生命延续能力,不断向尘世奉献着自己的所能,这些特质很有点儿像鄂西北的农民,使我想起了刺玫花的根所提取的色素可以染成“中国红”,“中国红”是农民的基本色,可以点染中华大地的锦绣宏图!

我赞美刺玫花表面的平凡纯朴、内里的火热浓烈!我更赞美鄂西北农民的纯朴厚道和无私奉献精神!

癫痫发作的症状是什么样的郑州癫痫病医院合肥治癫痫专业医院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