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春游苏轼留在宝鸡的东湖 (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TXT小说

美丽姐电话告诉我,星期天和她去宝鸡玩时,我正在嗑山核桃,桃仁的口齿留香,糊里糊涂的应了。完事我继续嗑山核桃,山核桃真香,尤其是我吃了山核桃不过敏,不会出水泡。说这话是有因果的。小龙女吃山核桃胳膊上长出了蚕豆大小的水泡,看得我抠心挠肝的膈应。这让我吃山核桃的幸福感暴涨。没吃完,美丽姐又来一个电话,要身份证号码,旅行社买保险,我一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是闹着玩的?不得不答应立马编辑给她。接完电话,接着吃山核桃,正想着哪里存着身份证号码,找出来发给她。第三个电话打来,说有我的身份证号码,已经报过了。星期天早晨七点秦龙步行街口准时出发。

她说着这些时,我赶紧查她说的景点,大吃一惊:原来,远在山区小城凤翔的东湖,居然是苏东坡倡议并督导修建的!凤翔东湖,位于凤翔县城东关,古称“饮凤池”。相传周文王元年瑞凤飞鸣过雍,在此饮水而得名。宋仁宗嘉佑六年(1601)著名文学家苏轼任凤翔府签书判官,倡导官民疏浚扩池,引城西北凤凰泉水注入,种莲植柳,建亭修桥,作游之所,改名东湖,与杭州西湖雅称“姊妹湖”,是北方不可多得的江南式园林。

这是一个美好的安排!

美丽姐姓吕,一个比我大几岁的私企老板,就像大宅门里二奶奶一样,和她在一起,多数时候是快乐的。

同时帮我提升还有火爆脾气,比如对付跨越底线做事;比如在众人都观望的情况下,果断作为;令我不得不服而由衷地称她为大姐。吕姐把人际关系打理的清清爽爽,容不得一点杂质,珍爱生命可见一斑。曾有过同患难的些许交情,就有些与众不同的信任。

上车后我略略有些兴奋,我告诉吕姐我是冲着东湖去的,她一边浅浅笑着,不作多问。旅行社收团费时我才知道她已经微信转账了,我也微信转给她。

爬上灵山,人山人海,在卧佛殿门口我们就走散了,一路见殿烧香……在最后的大雄宝殿等了一阵,也不见身影,我就走北山下山了。在雍州古镇里到了约定的蒸饺馆子,赶紧电话问她,她居然还爬到灵山大佛那去了,唉,劲大。告诉她在野菜饺子,帮她点好了。

去周家大院和东湖的路上,车上开了空调。吕姐上车就睡着了。那种疲于奔波后的劳累,显然让人困乏不已。

第三,四个景点在凤翔城内,急急火火的转完周家大院,我就拽着吕姐奔东湖去了,反正两处离得很近。

在东湖的“春风亭”下,居然遇到侯姐和她的舞蹈队,气氛一下热闹些许,某日退休,加入侯姐的舞蹈队,回归年轻那段疯狂跳舞的岁月,心生向往。嬉笑完了,大家各自戏谑对方“老江湖”,然后哈哈大笑,分别游园去了。

东湖占地十六公顷,分内、外湖两部分,亭、台、楼、轩主要分布在内湖。东湖沿湖的中心区“古饮凤池”月门而进,以两段石桥,一条花径,三方沙洲为限,把湖划分为南、北、中三个连续空间。亭、台罗列其间,布局十分典雅。各有特色的“断桥亭”、“君子亭”、“小娇亭”、“春风亭”、“鸳鸯亭”、“会景堂”彩绘绚烂,景色宜人。湖西南岸有“望苏亭”。东岸有东坡在此洗过“天石砚”的“洗砚亭”;有藏春色于古树花丛中的“来雨轩”。

有拔地凌空的“一览亭”,拾级而上,极目四望,雍野风光,尽收眼底。北岸的“苏公祠”内有名传古今的“喜雨亭”、“凌虚台”,还珍藏着东坡的真迹竹、兰、菊、梅画及墨迹石刻多种,其运笔挺拔,构思超俗,令人神驰。外湖的山庄、曲桥正在修葺中。东湖每值仲春,游人如织。柳絮纷飞犹如雪花扑面,东湖柳遂名传遐迩,位列凤翔“三奇”之首。

清初大诗人王士祯,号渔洋,咏东湖诗云:“复有东湖约,来当暮春时。湖似郎官好,名因学士传”。

走在长长的的湖边柳堤路,春风里柳丝飘飞,柳絮呛喉,呼吸有些许不畅。牡丹园里牡丹正开,争奇斗艳,大气滂沱的尽情舒展,初入园牡丹香气清雅,园深处,香气浓郁,些许压迫之感袭来。急急拍照几张,过索桥撵吕姐去了。九曲桥上,湖面,柳絮厚积,过九曲桥即到东湖北岸,到喜雨亭下,拽着吕姐上去看看,吕姐在灵山是累狠了,不让我上去,拉着我就奔湖心岛去了。你说东坡先生听雨,对弈之亭,带上茶具,上得亭去,品茶,作文,是否也更有灵气呀?

到湖心岛,我就慢慢游了,吕姐一个人跑前面去了。君子亭停停,断桥亭坐坐……

遥想东坡先生是一个何等有情有义之文人?才华横溢,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虽曾身陷囹圄,几度沉浮,却不改旷达之气。乌台诗案后被贬黄州,作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前赤壁赋》、《后赤壁赋》,每每读至,心中旷达,撼魂荡魄。

对妻妾也有情有义。

在发妻王弗墓前,亲手种植三万株松树。松涛阵阵,王氏也当含笑九泉。还一首接一首地写诗给王弗,即使再婚也是情诗不断。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那首《江城子.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小妾朝云在惠州病故后,作《惠州荐朝云疏》,其中说道:“轼以罪责,迁于炎荒。有侍妾朝云,一生辛勤,万里随从。遭时之疫,遘病而亡。念其忍死之言,欲托栖禅之下。故营幽室,以掩微躯。方负浼渎精蓝之愆,又虞惊触神只之罪。而既葬三日,风雨之余,灵迹五显,道路皆见。是知佛慈之广大,不择众生之细微。敢荐丹诚,躬修法会。伏愿山中一草一木,皆被佛光;今夜少香少花,遍周世界。湖山安吉,坟墓永坚……”建六如亭,纪念,陪伴朝云。

苏轼逝世后,履约“生不同日死同穴”,和续弦王润之合葬。

借用胡兰成写苏轼的一句:“这个男人,别人说他如何,仍难减我对他的好感。这是没办法的事。”

和吕姐在断桥口汇合,出园,归去……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北京癫痫病医院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癫痫病发作会致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