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同题】尘缘(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TXT小说

五百年前,我就是荷塘里盛开的那朵夏荷,赏一季的花开,睹一季的花落,数着季节的更迭过往,看着尘世的变化无常。直到有一天,一袭白衣的男子风度翩翩的从我眼前走过,凝眸处,他的举手投足便悄然的在我心里植下了一枚种子。从此,天天盼望他能再次出现,好让我再看一看他俊秀的面庞和明亮的眼睛。

有一天,斜风细雨中我的耳畔传来阵阵的笛声,哀怨、低回,充满着忧伤和无奈,每个音符都拨动着我的神经,心不禁为之一颤,一滴泪从荷叶中滑落,只见他款款走来,左手还拿着长笛,他看上去有些憔悴,眼睛黯淡许多。

他站在荷塘边张开双臂,仰天长叹道:上苍啊,你为什么这样捉弄我,爱还没有白头,竟让她离我先行?天堂再美,没有我的陪伴她也会孤单,荷,等等我,等等我!她的眼泪流满荷塘淹没了他的身体。

我使尽全身力气聚拢着他的魂魄,一不小心魂魄落入我的莲蓬房里。一下子沾染了人的精神灵气,我们又开始了新的生命。

他投胎到一个王爷府,我投胎到一个郎中家。

种下过的种子,遇缘成熟总会发芽。

一次,一个背着剑,右臂正在淌血的年轻人踉踉跄跄跑进来,父亲叫我帮着清理伤口,无意中我的手碰到了他的肌肤,一股电流穿遍全身,此时我仿佛听见自己噗噗的心跳声。

抬头看他的刹那,两人目光相撞,他有着一双耀眼的黑眸,银簪束起的长发下,几缕碎发垂在额前,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怔愣地看着他,片刻,只觉得脸好热,热到了耳朵,我低下头看着他的伤口,不敢去碰,不敢去擦拭,看见他的样子,我的心好疼。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一切都在沉默中。

在后来的日子里,他会时常来取刀伤药,他告诉我,倭寇会时不时的来骚扰百姓,使百姓寝食难安,还嘱咐我要提高警惕少出门,告诉父亲早点打烊,关好门窗。

我就像当初为荷时那样,天天期盼他的到来,只想多看他一眼,也许他不记得五百年前的事情了,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他没有出现。我开始担心、害怕,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有一天,父亲刚关好门窗,上好闸板,便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惶恐地看着父亲,父亲摆摆手,示意我不要开门,敲门声越来越激烈,并隐隐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伯父,开门,是我,是我!是他,真的是他,好亲切熟悉的声音啊!还没等父亲准许,我急忙跑过去打开了门。

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他的样子我的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他猛地把我搂进怀里,一行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滴落在我的脸上,此时我听见了他的心跳声,许久,我们才冷静地坐下来,一旁的父亲很善解人意,只是说了句:女大不中留啊!便走进了里屋。

那一夜我知道了,他为了逃婚来找我,他说不知道什么原因看见我第一眼时就忘不了我,他说看见我他就会有一种想保护我的渴望,他说他要照顾我一辈子,他还问我可不可以和他去隐居生活。

我欣喜若狂地答应了,第二天一早便告别父亲,我们踏上了遥远的路程,来到了一座青石山,有时我会和他一起砍柴,打猎,在泉边嬉戏,在林间穿梭,我们过着甜蜜而与世无争的生活。

也许尘世间就是这样,一切都在无常的变化中。

半年后,我正在泉边洗衣服,他突然急匆匆地跑来,让我赶快跟着他跑,我还没弄清楚是咋回事,只听见不远处传来唧哩哇啦的喊叫,五六个装扮特别手持长刀的男人向我们追赶过来,他让我往山上跑,去我们曾居住过的那个最隐蔽的山洞,我让他一起跟我跑,他说那些人就是看见了我才追过来的,让我快跑。

他停下来不断挥舞着手里的剑,与那些倭寇展开了生死拼杀,我拼命地往上跑。

然而我的体力不支,眼看着两个倭寇追来,我刚想拾起涯边的石头砸过去,一个倭寇已扯开我的衣服,我双手护胸纵身跳了下去……

大地一片殷红……

极乐鸟从上空飞过,我呼喊着带我飞去,飞去!极乐鸟轻轻地落在我身边,头贴了贴我的身体,摇摇头它告诉我:你尘缘未尽,魂魄太重了。

天未老,情未眠,缘该何处寻?

问天,无语。

西宁重点癫痫病医院疗效驻马店治疗小儿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武汉哪里的癫痫医院技术好治疗癫痫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