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可爱的军嫂(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外国文学

当初,李建军是团政治处“天字第一”的大帅哥。看到李建军,会想起宋玉、潘安或常山赵子龙。

李建军的夫人常倩嫂,剪发头,圆脸盘,爱笑,笑起来一团喜气。嫂子当过兵,与建军兄是战友,亦是青梅竹马。嫂子当兵,是总参话务兵,说起话,京腔京味,字正腔圆。嫂子是高干子弟,但待人接物,不笑不说话,走到哪总能给大家带来欢乐的笑声。

时常,常倩嫂从市内打来电话找帅哥李建军,但凡听到是常倩的电话,政治处的一帮人无不排着队拿她开逗,孟天华,吴超、王仲华甚至老曹和老董,总要百般“刁难”,仔仔细细的盘问一番。电话那头,常倩嫂一不恼,二不怒,笑呵呵,有问必答。一番周旋,最终,给喊一声李建军吧!

有一件大事,常倩嫂骑车子被“吃人”的窨井磕掉了牙!娇妻的牙出了“事故”,急坏了帅哥李建军。李建军先是找有关单位,结果没有人管。后来索性一纸诉状把市政部门告到了法院。当时,民告官,似乎只是个传说。但建军就是不信邪,前后折腾了两个多月,官司打赢了,市政部门赔款2000元。在当时,2000元,数额不菲。建军说,别说2000元,就是两万元咱也不愿意让老婆的牙磕掉!

那天,常倩嫂在赢了官司后到部队,大家又开始拿她开涮:

“嫂子,我看看你的牙!”常倩嫂羞红了脸。

“嫂子,要是把大牙磕掉能陪多少钱?”

“把我的尽头牙拔了卖了吧!”

常倩嫂想笑,又不敢,用手捂了嘴,把头扭作一旁,笑开了怀!

如今,许是老了的缘故,曾经看似平淡的往事,再次想起来,竟然非常值得怀念。

我退伍后,有几次出差北京途径石家庄,车在石家庄火车站停留时,给建军老兄拨电话。其实,每次车一停站台,先想起的是建军家的常倩嫂。因为,常倩嫂就在车站行李房上班。

有两次,电话一通,赶上常倩嫂在旁边,女人心细,催着李建军:“快问问是不是阿宁来石家庄了!”

听这话,心里好个暖暖的!

后记:晚上,好累!两天来,陪同一位离任的航天老企业家从洛阳、云台山等地刚回到家。湖北随州战友刘义周打来电话,一个意思:问候!放下电话,拨通了建军大哥的手机。又是很久没有听到建军大哥亲切的声音了。电话那端,建军大哥讲到周柱成主任、兰心湖政委、张希臣政委、老董、老吴、句平均、徐维波等一个个熟悉的首长和兄长,这些人皆是直接或间接帮助过我的人。走到今天,心里默默存留的是感念和感恩。我的博友亦是战友默尤兄说过:“人是需要回忆的!”这个夜晚,因有了回忆,变得甜美起来!

分享: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较好沈阳治疗癫痫那里好郑州那里治癫痫病好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