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针线笸箩(散文)

    终于从酷暑中走出来了。这几天把家里的被褥拆洗翻晒,重新做了,以备秋冬之用。在针头线脑和棉花团团里度过几天,也是颇有收获的。一边做活儿儿女在一边闹腾。“妈妈,你做被子还带着这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鄱阳湖行记(散文)

    【寻访水鸟】在远古的时代,一个不知名的先民,他顺着河流来到了芳草萋萋的沙洲。河岸上,水鸟此起彼伏的叫声,引得他细细地聆听。一时兴起,他学起了水鸟叫:“关——关——雎——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父亲的三个可疑身份(散文)

    黑夜是穿过黄昏从地上升腾起来的。但小时候我一直深信不疑,我认为黑夜是像一块大幕一样从天而降的。于是,我的童年一直在寻找那只从天上撒下幕布的手,在黄昏和小伙伴们捉迷藏时,听着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二的声音(散文)

    这一段心音,应属于儿时,来自幼小心灵的孤单与敏感,谈不上创伤,但却记忆深刻,属于困扰,却早已释怀,但不能不说,它对自己某种性格的形成确实产生过一定的影响。每一种情怀皆有因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我那可爱的小白兔(散文)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和青菜,蹦蹦跳跳真可爱!”这首儿歌,好像所有人都会唱。小白兔,不只是孩子们喜欢,我想,大概人们都会喜欢它的。刚与公婆分开家的时候,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冯友兰纪念馆仰瞻记(散文)

    【一】冯友兰纪念馆落成有些时日了,我每次午后在公园散步都与它擦肩而过,偶尔回头望一眼那掩映在树木丛中的青砖灰瓦的四合院,却从未走进去。这是个夏日的午后,当我再一次走进湿地公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火车上的偶遇(散文)

    春节期间,我去看一位战友。车上空座很多,我找了个临窗的位子坐下。一个人出行实在的寂寞,便泡上一杯清茶,从包里掏出本书看了起来。列车像一条受伤的老牛般喘着粗气运行着,见站就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大奖赛”】红月亮(散文)

    初睹那轮又红又圆的红月亮是那个迷蒙的夜晚。那时我们站在四层的宿舍楼顶上,仿佛置身于喜马拉雅的山巅。一切都似乎来得太快了,快得让我们不及思想不及设防,一抬头就剩下了一片模糊的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军警】浮生如茶(散文)

    茶为何物?有人说,茶是一门“悟”的艺术,也是一部不偏不倚、不温不火、恰到好处的哲学;也有人说,茶文化是人类关怀的现实意识,也是人生存状态意识的必然心理,更是一种形而上的人性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一道美丽的结(散文)

    阳台的葫芦还在痴缠着,这依然是我每天快乐的一个理由。喜欢了葫芦,因为一个人。葫芦的种子洒在了土里,也种在了我的心上。(1)去年的时候,你说喜欢葫芦,我便让母亲四处打听谁家有大...[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