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西风】新年礼物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校园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387发表时间:2015-03-23 09:57:05 莉莉发来信息说:你们同学聚会呢,你咋不回来?   我纳闷,同学聚会与莉莉没关系吧,她是怎么知道的?她高中和我们不在一个学校。   这次聚会是高中同学分别二十五年后的首次相聚,比较隆重,国内国外的高中同学都收到了邀请函。   同学们都是学业有成衣锦还乡。唯独我多年漂泊,一事无成。聚会时间恰好定在情人节,也就是农历腊月二十六。老公常年奔波在筑路的前沿,已经八个年头没有回家过年了,今年春节工地有假期,老公也打算回来过年。   我没有作回去聚会的打算,也就忘记了聚会的日期。看了莉莉的短信,我回了个电话。莉莉说:你同学来我这儿站了一会,进门就说是你的同学,我明白了。我请他吃饭,他说同学聚会饭店安排好了。他给我帮那么大的忙,我咋也得还个情吧,我想给他买一箱礼品瓜子。   我不知道同学去莉莉那儿的目的。同学是我高中的班长,口才好有能力,头脑聪明,性格开朗,爱出风头,爱交朋友,特别仗义。大学时,他还是班长兼学生会主席。毕业后,我们各奔东西。后因生活变故,我离开家乡,和同学失去了联系,同学们的情况一概不知。他很优秀,我能猜得出他过的很好。果不出我所预料,他升为局长时是当地最年轻的局长。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二十五年,恍如隔世。此时的我虽然没有和他们坐在一起,早已心潮起伏,难以平静,脑海里播放着杂乱无章的往事片段,他占据了整个画面。那份刻骨铭心的思恋像陈年老酒,保存的岁月越长,那香味儿就越醇。就这么想着,失落伤感伴随着一丝丝苍凉漫上心头。   八年前的春节,我回老家费尽周折打听到他的电话,和他通过一次电话。他接到电话连问了几遍你是谁,我说出名字后,他很惊讶,半天不吭气,沉默一会,他问:你在哪了?这是你的电话?我回答:是。他说:我知道了,我完了给你打电话吧。   这是什么态度啊?没良心的,能对得起我煞费苦心打听他的辛苦吗?两个月过去了,没有一点音讯。我想:他一帆风顺,正处在飞黄腾达之际,哪还能记得我啊?我似乎看到他大腹便便,骄傲自满,一脸优越、满足、自豪的样子,我的心就凉透了,立即把他的电话号码删掉。同年的国庆节,忽然接到他的电话,说来旅游,要见我,电话中说:你可能不认识我了,我胖多了。   我冷笑,我猜的没错,果然大腹便便。   见面,他责问我:你遇到那么大的变故为什么不找我?我说:都过去了,我现在过的很好。   我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人,多年沧桑也写在脸上。他社交广泛阅人无数,会察言观色,明察秋毫,洞察心理。他直言不讳反问道:背井离乡,无助漂泊能好吗?鬼才相信呢。   可能是给我留一点面子吧,他没有问我现在的具体情况,只是一再叮咛:你记住,以后有啥困难一定给我说,我会尽全力帮你。   身处异地,相隔千里。沦落为犄角旮旯的小女人是我的宿命,你又怎么能帮得了我啊?   去年冬天,莉莉打电话说:地方民政局给患十二种大病的城乡居民补助两千块钱。第一种就是恶性肿瘤,莉莉符合条件。莉莉已离婚,前夫所在的乡镇医院不给莉莉出示申报资料,再加上莉莉的前夫也去世了,那套病例也没地方找。   郁闷之下,莉莉打电话给我说说洛阳治癫痫病哪里有好医院,只是说说而已。我却辗转反侧,一夜没有合眼;一个多灾多难的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没有工作,没有房子。手术后,左胳膊肿的像个大萝卜,凭一只右手艰难的生存。好不容易有这么一点点福利,还被那些死板的条条框框限扼杀了。   我想起同学。同学和莉莉不在同一个地区,两地相距二百多公里,中间隔着淖尔市。我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也只是给他说说而已。他说:那边的卫生系统没有熟人,这样吧,你把她电话发过来,我问问情况,然后动用一切关系帮她吧,实在不行,我亲自去一趟。   没有熟人还痛快的答应?他不会是吹牛、打官腔吧?曾经的班长,只是单纯的协助班主任管理班务工作,劳动啊、比赛啊他都用心策划并积极参与,颇显能耐。现在涉足官场,官场浑浊不清,他如果洁身自好,能那么年轻就屹立局长之位吗?由此看来,同学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我把莉莉的电话发给他,忐忑给莉莉打了电话。我说:他是我同学,不一定能帮得上你,你还不能放弃。莉莉哭了,她说她没有一点办法,补办病例还得去内蒙医院,福利的截止时间也到了,领不上算了。   过了两天,莉莉来电话欣喜地说:钱领到了。   我赶紧打电话问同学:这么快啊?我以为得拖一段时间。同学说:我联系内蒙医院调出她的病例。又亲自去了一趟,办好,我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去领。钱不多,够买两个羊轱辘(俩只羊),她娘俩暖暖和和吃去吧。   我很高兴,也为莉莉高兴。莉莉心存感激,给同学发信息,要致谢同学,都被同学以忙为由拒绝了。   这次聚会,同学路过莉莉小店。莉莉汇报说:他进来站了几分钟就走。请他吃饭,他没时间,只能给他买些过年的礼品,让他回去带上。他现在关机,我打不进去。   我说:你别买,他啥都不缺。   “我知道他不缺,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咱这儿的礼品瓜子出口呢,我给他买了两箱,你知道他的车牌号不?你联系他,让他不要锁车,我悄悄给他放车里。”甘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   我是打心眼不想让莉莉破费,两箱子礼品瓜子相对莉莉来说不是个小钱。可同学为什么要去莉莉那儿?他不去,莉莉是不会知道他回母校的。莫非他想满足莉莉的心愿?不过帮了忙要一份回报也不为过分。身为局长,过年用出口的礼品瓜子迎宾待客与他的身份是相匹配的,一般人是消费不起。   我给同学打电话,也是关机。中午,莉莉来电话,语气有些沮丧:你同学说有急事,没吃中午饭就回去了。这瓜子咋办啊?给你捎去吧。   我拧着的心绪顺畅了,省下那点钱她娘俩能买两双好鞋穿。我说:不要,你四川那家羊癫疯医院权威退了吧。   晚饭时分,同学打来电话,我问他在哪儿?他说:回家的路上,刚走出城。我知道他忽悠莉莉,便卖关子说:莉莉给你准备了新年礼物,你怎么不要?   同学说:她活的健康快乐就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我说:你不要,她要给我捎来。   同学说:你不要让她捎,你给我地址,我给你买,给你快递过去。      2015、2、15   修改于2015,3。10   共 23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