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又是一年七月七(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校园小说

1988年8月18日,农历七月初七,我与妻子结婚后的第一个七夕节,这是我永远难以忘记的日子。当时,我在解放军蚌埠坦克学院教练团任排长,妻子在河北老家,夫妻两地分居。

我们是在这年春节之前结的婚。一个月的短暂婚假后,就天各一方,过起了牛郎织女的生活。趁学院放署假,没有教学任务,我从8月15日开始休假,回家探望父母和怀孕的妻子。乘火车,倒汽车,经过一宿零半天的颠簸,8月16日下午,我冒着倾盆大雨,踩着一路泥泞,回到阔别的老家。

父母思儿,儿想爹娘,自是有说不完的话。望着妻子隆起的肚子,将为人父的喜悦更是无法言喻。第二天,我和妻子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赶到岳父母家,全家人高高兴兴地凑在一起包饺子。正吃着饭,村干部来了,说是滹沱河来水了,让妻弟前往护堤。我心中倏地一紧:我休假前蚌埠已经下了几天雨,新闻里说,长江、淮河、嫩江、松花江都出现了汛情。军人的使命感告诉我,随时可能要归队!我盘算着,明天无论如何要带妻子到医院做个检查。在电闪雷鸣中,天渐渐黑下来。村干部又来了,这次是送电报,收报人是我。只有短短四个字:“火速归队!”我手里攥着电报,呆呆地楞在那里。妻子二话没说,开始给我收拾行礼。她转身的那一瞬,我看到两行滚烫的热泪,已挂满她的脸庞。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懂,作为军人的妻子,她也懂。

第二天,七夕的早上,我背起行囊,坐在岳父的自行车后座上。妻和妻妹也推起车子,跟在后面。我催促妻子回去,她笑呵呵地说:“没事,陪爹送你到车站。”我看得出,她笑得,是那样不自然。到了滹沱河大堤,堤内的洪水已漫过路面,无法骑行,妻和妻妹只能止步。我从岳父的自行车上下来,简单拥抱了一下妻子。她的双肩在抽动,汗水、雨水和泪水,一起粘在了我的脸上。依依惜别,我和岳父推上自行车,趟着齐腰深的河水,继续赶往县城的车站。妻子的身影,渐渐模糊出视线。我这个五尺男儿,感情的闸门再也无法抑制,泪水和着雨水,洒入滚滚洪流。这个七夕,没有月亮,看不到银河,牛郎和织女都难以隔河相望!我和妻子,没有团聚,泪别滹沱河,暗许那一生一世朝朝暮暮的相守!归队后,我和战友们奔赴淮河大堤,连续多日的严防死守,确保了蚌埠段的安然无恙。

从军31载,夫妻分居10年,我和妻子没在一起过过一个像样的七夕。“碧血洒满天山,捐驱为谁?为国威军威振奋;夫妻十年分居,幸福何在?在千家万户团聚”(《兵车行》)。我深知,身上的那身国防绿,是国家安宁和人民幸福的屏障;肩膀上的军衔,是军人的使命和责任!妻子更懂得,嫁给军人,就意味着奉献和牺牲。我盘算着,今年的七夕节,要陪妻子吃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和她牵手去看场电影,向她说一声:“老婆,我爱你!”

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的时候要按时吃吗甘肃治疗癫痫哪个医院最好江苏癫痫医院哪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