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樟木飘香(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异界小说

这是一个属于我们老家典型的樟木箱子,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几乎村子里每户人家都有,我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过母亲,那么难看笨重的东西为何家家拥有?这时母亲总是轻轻拍着我的头笑着说:“伢子,等你长大了就晓得了。”

这个箱子的年龄比我大,因为我睁开眼睛识别人生的第一幅画面就是它,和今天一样它也是高高搁置在大衣柜的上面,只是那时的大衣柜比现在的好看,它的身上镶嵌了许多漂亮的花瓣。

后来长大了一些,我才知道这个箱子是母亲的嫁妆,是外公送给母亲的结婚礼物,连同这个箱子一起来到我们家的还有它的小伙伴,大小一共四个箱子,被外公称为大四喜。它们散开每一个可以放很多东西,几乎一家人路上吃的用的全部家当都能塞进去。而合起来一个套一个可以变成一个箱子,一点不占地方。眼前的这个箱子是兄弟中最小的一个,也是最里面那个小箱子,它和它的三个兄弟随着我们家的迁移,艰难地存活着,几乎每迁移一个地方,它就失去一个兄长,母亲曾粗略计算过,说它从藏在最里面的襁褓位置到最后的裸体现身,也就十一个春秋。

第一个失去的樟木箱子是体积最大的老大,那一年是一九三七年的春天,我还不满四岁。我们家当时住在南京长江边一个叫上清河的码头,这里也是我出生的地方。那一年我总觉得天空上有飞机在不停转圈,轰鸣的声音震耳欲聋,城里动不动就到处拉警报,然后就是躲藏。每到这时父亲总是一手抱着我,一手拉着哥哥,带着母亲一起往外跑,跑到一个黑漆漆的防空洞里,和许多躲避炸弹的人群挤在一起。此时大人们慌作一团,紧张的不得了,而我们兄弟俩却觉得洞里很好玩,趁着父母不注意凑到一起,拉着其他小朋友变着花样玩,每次都玩得很开心。

随着日本人进攻南京的脚步越来越近,许多人都开始逃亡,父亲也做出了出走的决定,放弃了他在码头的生意,一家人由水路出逃。由于船小人多,地方有限,父亲只好舍弃了体积最大的樟木箱子,将排行老大的它特别小心地藏在屋子床下一个不被发现的地方。其余三个箱子则装满逃生所需之物品,与它的主人一起奔向赣州。听父亲说,一直到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他才回到南京,然而那个藏在家中床下的大兄弟早就不知去了哪儿,连个樟木茬子都没留。母亲知道后很伤心,总是埋怨父亲为何当年不一起带走。这时父亲既是安慰又是推脱,他说和死了那么多南京人相比,我们家已经很幸运了,这点代价算个啥?

第二个樟木箱子是在江西送人了,那时我们家已躲到赣州,住在离孔庙不远的地方。当时全国大部分南方城市都陷入了日本军人的铁蹄之下,到处都是血腥的场面,赣州由于地理位置的偏僻暂时还算安宁,我和哥哥每天还能去城东的学校上课,这一切应归功于地方政府的一再坚持,按照当地的土话,再苦也不能苦娃娃。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国民政府的大员们也都携带家属来此躲避,或许他们侥幸以为这里是躲避战争的世外桃源。其中知名度较高的蒋经国先生的两个儿子也在此地读书,也许校方知道他们的来历,因为他们的父亲正在赣州挂职整训,大肆推动颇有创意的新生活运动。而我们小朋友们只是把他们当作童年的伙伴,在校园里,一不知门第,二不晓身世,常常聚在一起开心玩耍而已。

相对安逸的日子撑到了一九四四年底,形势发生了突变,十二月三十号,日本军队开始由广东北部发起了对江西南部的进攻,目标直指赣州。已经十一岁的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寒冬的夜晚,天上飘起了大雪,整个赣州城就像披上了一层白霜,山上树上,房顶田野,全是洁白的颜色。这情景过去了几十年了,我至今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依然记忆犹新,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哪个城市有如此的洁白,如此的肃穆。

赣州的城里人早已接到了撤退的命令,大家有秩序地举家迁移,城墙上贴出的公告有一款明确指出,任何人无论是卡车,马车,必须少拿物件多载人,违者一律充公。在这样无奈的情况下,父亲又做出了让母亲伤心的事,他很不情愿的放弃了第二个樟木箱子,送给了更需要的流动医院使用,自己家里所有的零碎挤进了剩下的两个更小的樟木箱子里。为防止敌机的轰炸,撤退选在夜晚,一家人随着撤退的人流向安全的地方转移,其实安全的地方只是相对而言,课堂上的老师早就告诉我们:“中国已经没有多少安全的地方了,任何一个被称为安全的地方瞬间就会变成战场。”母亲这一次很坚强,一滴眼泪都没流,月亮在闪烁,马车在颠簸,我们兄弟两在母亲低声的儿歌中安静地睡着了。

后来听父亲说,我们走后没多久,一九四五年一月底,日本军队潮水般发起了进攻,他们在赣州遇到了中国守军的拼死抵抗,然而由于力量悬殊,难看的膏药旗最终还是树立在了赣州八镜台上,这个章河和贡河的汇合处,水面上都漂浮着尸体,鲜血贱满了整个城墙。

剩下的两个樟木箱子陪着我们颠簸到了广西梧州,在那里安顿下来后已是次年的夏天,这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水路换公路,公路转水路,马车换了几辆,卡车和船把屁股都坐出了茧子,甚至有许多路由于战事中断而只能步行。书本里艰难无比是一个词组,只有亲身体验了才知道了它的真正含义。在我童年的记忆中,逃难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也第一次领教了亡国的滋味,那滋味刻骨铭心,亡国一定没有了家。

这一年的秋天,日本人投降,我清楚地记着那天梧州城的夜晚陷入了疯狂,两岸放起了烟火,鞭炮阵阵响彻了一夜,人们喊啊、唱啊、跳啊、舞啊,比过什么节都热闹,都痛快,确切说是解气,是发泄,太深的痛苦终于换来了胜利,我们,中国人,终于胜了。

第三个樟木箱子是随着父亲走的,一九四八年的春天,我刚十五岁,返回老家的父亲突然患病,没有几天的功夫就撒手人寰,他几乎没有时间向我们交待什么就走掉了,感觉就像父亲平常的一次远行。安静的葬礼上,母亲把父亲生前喜欢的物件小心地放进了第三个樟木箱子里,随着他或者说伴着他一起入土了。时隔多年后母亲才告诉我,失去了两个樟木箱子后,父亲很愧疚,一次父亲对母亲说:“我们总有个人会先走,如果你舍得,就让我先带一个箱子走前面,等到有一天我会在箱子边上等你来。”

我十八岁那年中学毕业,考取了华中工学院,成为了新中国第一批大学生。母亲很高兴,临行前把家里最后一个樟木箱子给了我,以那时家里的状况,它也是母亲唯一值钱的物件了。她说:“伢子,你别看它表面上老土,但它实用,不会生虫,用了你就懂了。”从那一刻起,这个最小的也是我们家最后一个樟木箱子就一直跟着我,跟到了武汉、跟到了西安、跟到了我结婚生子,也跟到了我子孙满堂。虽然在这期间也搬了几趟家,扔了不少东西,许多今天看来不该扔的都扔了,可这个樟木箱子却一直保留着,它寄托着多年来我对母亲聚少离多的思念,也寄托着我对故乡的情怀。

母亲是在我的目送下含笑九泉的,八十七岁的老人临终前嘱咐我,一定要送她回老家,说她要陪父亲,她要和父亲一起守着外公的樟木箱子。我答应了母亲。三年后我和妻子一同护送她的骨灰去了老家,回到了那个她一辈子魂牵梦绕的樟树老院子。走进村口,我才发现整个村庄被樟树包围,粗粗的枝干,茂密的树叶,一股一股的樟树味道清香扑鼻。我手中捧着的骨灰盒仿佛有声音,明显是母亲的声音,只有我一个人才听得见,也只有她的儿子能听得懂。我俯下了头,我仔细的听,很清楚,是母亲在说话,她说她终于可以不走了,因为她一生最喜欢闻的就是家乡的樟木飘香。

母亲留下的最后一个樟木箱子,静静地搁置在大衣柜的顶端,它的模样在周围家私的衬托下显得格格不入,笨拙而沉重。但正像母亲说得那样,它没有变形,也没有发霉,就连里面放置的母亲六十年前亲手做的一双布鞋还依然如故。是啊,今天看它是有点土,有点笨,而我却觉得它特别亲切,特别熟悉。每当我看到它,就让我想起故乡,想起父亲,想起母亲,更想起由它引起的那尘封已久的故事。

四肢抽搐还面色发紫是癫痫症状吗甘肃治小儿癫痫医院天津市癫痫医院治疗哪家好癫痫病哪家医院看的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