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有风的日子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异界小说

  小时候的我,眼睛黑白分明,常常光着脊背坐在门口的石阶上,膝盖抵住胸膛,默默地倾听耳畔的流风,让一切在心底静静地流淌。妹妹告诉我,斑驳的阳光和树叶的阴影在我的背上翩翩起舞,但我看不到他们优美的舞姿,只好默默的坐着,注视着地上的三五只蚂蚁吃力的朝洞口搬运着虫子的尸体。

  我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从早到晚,与另一个我不停地对话,妈妈经过时,给予温柔的微笑。我跑得极快,不论是在平整的打谷场还是乱石嶙峋的山道上,但是同龄的孩子们却拒绝我加入他们踢皮球的队伍,于是,我选择了远离。但我知道,只要我跑起来,脚下便生出呼呼的风,卷起尘土和树叶,任凭他们怎么追逐,那只皮球也只会在我的脚下狂奔。虽然选择了远离,但我的伙伴却渐渐多了起来,爬上山坡,在巨大的山石上随意的攀爬和跳跃,它们从无怨言,山石成了我的伙伴;累了,躺在随风摇曳的青草堆里,嘴里咬着一棵狗尾草,静静的观看高空中盘旋的鹰隼,山风、野草和飞鸟也成了我的伙伴。渐渐地,草丛中的蚂蚱、野花上的蜂蝶、山石旁的槐树、杨树都加入了我的队伍。我站在山腰长啸一声,对面的大山也跟着答应。秋天到了,我依然光着脊梁,在山间野径上不知疲倦的游荡。灰头土脸、忘却了时空的我却从不感觉孤单,因为耳畔清风细语,眼前虫蝶乱飞,与野草同呼吸,和泥土共命运。

  有一天,我上了小学,但下课后草草完成作业就又匆匆的投入了大山的怀抱。接着上了初中,每天骑着自行车往返于家和学校,玩的时间虽然渐渐少,但周末放假,我还是常常上山,把生活中的烦恼和藏在心中的秘密讲给伙伴们听。高中,我考到离家六十多里的县城,坐着破旧的客车走出了大山,第一次看到高耸的楼房,第一次感受到异乡夜晚绚烂的霓虹,第一次见识到比我聪明的同龄人,第一次真实的听到人们交谈时使用的普通话,应接不暇的“第一次”几乎让我忘记了老伙伴们,但当心绪渐渐平稳之后,我才真正明白他们在我心中的分量。课业负担渐渐沉重,我已没有能力随随便便取得第一。白天,人人都在紧张的学习,笔在纸上演算和书写的唰唰声令安静的教室气氛紧张。一天的脑力劳动终于在下午五点半的铃声中暂告结束,我走出教室,站在六楼的阳台向西极目远眺,寻觅着最熟悉的大山。然而,夕阳血红色的光辉浸透了淡淡的白云洒向人间,刺眼的光芒使我找不到山的方向。但我隐约的听到,苍茫远山的回声穿透了夕阳的余晖,鼓励我勇敢前进。

  如今,大学毕业多年,在陌生的大城市埋头打拼,我和家乡之间似乎有越来越多的崇山峻岭需要翻越,回家变得异常艰难。有一天,我站在镜子前整理领带,突然发觉眼睛布满血丝,黑白分明的眸子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混浊。朝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斜斜地照着尚未整理的纷乱的被子,我突然愣在地上,被子的褶皱投下重重叠叠的阴影,那是夕阳下的山峦吧?

陕西癫痫病治疗哪里最权威治癫痫什么药陕西专业治羊癫疯医院